-还债系列,3000字叶喻get√。

-#写文的时候我有特别的BGM#,标题断章取义于《浪子心声

-叶修说老了可以跟孩子讲那句话截取于原文第1434章《有个陷阱

-艇仔粥和牛肉蛋炒饭取自学校食堂宵夜菜谱。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let it go~☆

————————

    拒绝喻文州的表白时叶修还叫叶秋,或许是名字的原因,或许游戏角色的系统脸太过面瘫,叶修的话语就像替弟弟挡桃花的哥哥一样:“打赢我就听你的。”

    结果可想而知。

    被拒绝的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手指敲动键盘的韵律都没有太大改变。战斗法师一个天击将人浮空,动作利索地打出一套连击,而术士的魔咒还在酝酿,尽管在手速压制的情况下逃脱的几率微乎其微,可喻文州还想着,试试呗,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于是他试出了对方不断加快的节奏。

    足够了,他想。

    荣耀的标志再一次弹出,看不到术士面无表情的系统脸,更看不到一贯笑容和煦的那个人。

    那是叶修第一次感受到内心的悸动,一如对方无比熟悉的黑魔法,在荣耀以外的地方给予他会心一击。

    “很晚了,前辈早点休息。”

    正好苏沐橙来找他下楼吃宵夜,便与对方道了别。

    “心情不错?”身旁的姑娘问道。

    “嗯……哦,还行。”

    一根烟的时间足够当时的叶修把事情来龙去脉分析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喻文州又是个什么状况,心里都有个数。

    可是他远远低估了喻文州的奔放程度。这人平时看起来温温和和的,追起人来却是来势汹汹的模样,也不知道谁给他的信心。

    在对方的示好攻势面前叶修差一点就答应了,只是在他答应之前斗神退役的消息先一步流传开来。

    通过黄少天取得了与叶修的联系,两人之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交锋依旧,可喻文州叫了多年的“叶秋前辈”,也不得不改口叫“叶修”,他甚至特意打电话确认了一下。

    “叶修?”

    “嗯。”

    “恭喜。”

    “就这样?”

    低沉的声线有如最强烈的催化剂,加速着血液向心脏的流动,拳头大的小东西仿佛要撞出那单薄的胸膛。喻文州躺在床上,左手攥紧了床单,他闭着眼平复自己的呼吸,自己的状态很不妙,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良久才回答:“欢迎回来。”

    “这不像你啊,文州。”

    被带上岸的鱼放弃了挣扎,他缓缓松开拳头,话语间恢复往日的笑意:“也是,那联赛见,叶修。”

    被叫到名字的人低声笑了,“等着被打趴下吧。”

    “前辈可不能小看我们蓝雨啊。”

    这时候洗完澡的蓝雨利刃刚好出来,一听这话就猜到自家队长在跟谁打电话,招牌性的垃圾话喷涌而出。

    叶修无奈地把手机移开一段距离,以免耳朵不幸罹难,他不知道的是黄少天其实与喻文州的电话还有一段距离,“黄少天的垃圾话的确不能小看。”

    喻文州噗嗤地笑了,旁边的黄少天一个劲地问叶修说什么,他把手机递过去,并扬起下巴冲书桌的方向点了点,上面放着之前整理好的资料,示意他聊完可以先看,自己则收拾衣裤钻进宿舍的配套浴室。

    到底还是莽撞了。从嘉世宣布叶秋退役的消息开始,到兴欣夺取常规赛资格,两人私下甚至没有过一次联系。叶修不会,喻文州不肯。从前他还觉得自己能与他站在同样的高度,但事实上,自己并不能帮到他什么。于是他就像突然跟自己赌气的孩子一样,碰的一声把门关了。

    最后忍不住打开一条缝,结果被人一把拽住揪了出来,自己都觉得可笑。

    叶修说的对,这不像他。喻文州应当是处变不惊,独当一面的蓝雨队长。

    再后来,兴欣一路杀入季后赛,从不独自应战的术士站到了首发的位置上。君莫笑一身连男玩家都不忍直视的花花绿绿的装备,硬是让他看出了昔日斗神的英姿。

    那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么,可那时的喻文州只想着怎么把他的西施打倒,在胜利面前即便是叶修,也与他人无异。

    叶修说:“你能打成这样,已经足够你骄傲了,老了都可以和孩子讲。”

    事后回忆的喻文州也忍不住认真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孩子呢?

    有一首老歌这么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而喻文州能站在赛场上,又何尝不是“强求”?他骨子里藏着一股倔强,像是故意与这虚无缥缈的命运抗争一般,他并不相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的,人生的轨迹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他喻文州深思熟虑步步为营,也掌握不住叶修这个人。

    也许这人眼里只有荣耀吧。

    而叶修那边,也不是不能察觉到喻文州的变化的。这人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少了些年轻时候的张狂,加倍的稳重,也加倍地疏远。

    他看着显示屏里蓝雨队长勇斗记者群,嘴角浮起意义不明的笑容。直到工作人员来通知,他才晃悠悠地站起身,从选手通道走向招待会会场。途中看到挺直腰板走过的喻文州,忍不住打了个招呼:“今晚有空么?”

    经典的约炮台词,反应过人的剑圣大大率先炸毛,跳起来冲叶修吼着“放学你别走”,一直绷紧神经的喻文州也被他逗乐了,紧密缝合的唇线有了一丝松动,他微微颔首,说:“有事?”

    “晚上去你房间找你。”留下这么一句话,叶修便转身离开。

    如果叶修直到开门迎接他的是黄少天那家伙的话他一定不会亲自过来的——光是在嘴里叼根烟就被他一直唠叨到喻文州洗完澡出来。那一瞬间叶修仿佛看到了救世主,抓过对方的手就要往外跑,还穿着浴袍的人急忙喊停。

    于是在等喻文州换衣服的短短五分钟之间,叶修的耳朵再次遭受来自蓝雨妖刀的伤害。

    “亏你能忍他这么久啊,等下宵夜算你的。”下楼的时候叶修一边掏耳朵一边说。

    “没什么,少天分得清敌我。”

    叶修顿了一下,喻文州已经走到他前头去了,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好像看到那人嘴角微翘,心里莫名其妙地窜起一团火来。

    久久没听见答话,喻文州这才转过身来,笑道:“该不会生气了吧?”

    顿时叶修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他上前两步手一伸扣住对方肩膀,“小子很嚣张嘛。”手下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尽管喻文州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叶修感觉到了,笑了,继续问:“去哪吃?”

    “这,”喻文州停在大排档前,熟练地跟老板打了招呼,把菜单递给叶修。“你要什么?”

    “牛肉蛋炒饭。”叶修说。双方沉默片刻,他才回味过来喻文州话里的双关。

    且不说前不久兴欣才把蓝雨的季后赛征途截断,这大半夜的把对方队长找出来,可不能只是吃个宵夜的问题吧?喻文州到底不是游戏里那个近身就被一波流到死的索科萨尔,与其玩着捉迷藏拖下去,还不如来个痛快。

    进入叶修视野的就是这么一个清明的眼神。

    他从来不回避自己的缺点,在叶修面前他也不会回避自己的感情,所以才有最开始的表白和后来的追求。与那绕绕弯弯的战术不同,喻文州在感情上始终显得赤条条,下饵下得那么明显,就看你上不上钩了。

    然而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隐藏在大排档喧闹人潮之下的心跳声就像马上要溢出河堤的洪水,想要不顾一切地吞噬眼前这个人。

    “我要你,给不给?”

    “来了!”老板端着热腾腾的炒饭和艇仔粥插到两人中间,冲喻文州笑了笑又跑去折腾别桌的饭菜。

    喻文州拿筷子在粥碗里扒拉两下,挑出一块比较大的鱼片,连着蛋丝和海蜇一并夹到叶修盘里,“给。”

    看他做完这一切开始低头吃自己那份,叶修心想当年追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收敛点现在才来害羞,啊?不过他很理智地没有说出口,挖起一勺饭就着鱼片吧嗒吧嗒地嚼起来,吞咽时喉结上下滑动出好看的线条,然后又挖了一勺递到喻文州跟前,“挺好的,尝尝。”

    “咳,谢谢。”

    意识到两大男人在大排档互相喂饭画风不太对,话题渐渐地开始往今天的比赛上转移,两位队长相谈甚欢,增进了两队之间的感情,有望在夏休期来一场友谊赛。

    才怪。

    漫长的单恋——也许是双向单箭头——终于告结,喻文州发现所有的一切跟原来的没有什么不同,该说说,该笑笑,叶修这个人还在他的视野里。

    往回走的时候两人并行,垂下的手不时随着身体的晃动撞到一起,喻文州心里仍在思考着变与不变的哲学问题,那边叶修对着小超市门口的海报吹了声口哨,海报上喻文州的半张脸与索科萨尔的另外半张完美契合。

    就在正主抬眼去看的时候,叶修立刻捞住那只不安分的手,手指细细摩挲着骨节的地方,随后一用力,把人拉得更近一些。

    再后来,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叶修再次宣布退役,依旧没有露面。

    “还回来么?”喻文州开玩笑地问他,想起上一次这家伙一声不吭的消失还真心有余悸。

    “不了吧,家里老头催得紧。”叶修想了想,补充道:“等他这十几年的气消了就带你认识认识。”

    “好啊。”











————说好不刷国际赛的————

    最后叶修被老爸轰出来陪媳妇带队了。

评论(18)
热度(64)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