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第一次遇到那个藏剑少爷他身上带着伤,藏剑目睹了他被秒的全过程。他尴尬地躺在那里,听藏剑在身旁肆意大笑。笑完了藏剑就给他包扎,说军爷啊,那家伙不好打,咱俩合作如何?他不说话,等身体略微恢复了些就跳上马。身后的人见势大呼你跑什么跑呀有什么好怕的,他说:"我去去就回。"那人不屑地切了一声。

[02]自然等他再返回时那个金光闪闪的少爷已经走了。第二次见到他时他已成一军之长,也再无人记得他曾经的失败。那时恰逢出征前夕,藏剑少爷站在将军身旁,英姿飒爽,而将军眼神怜惜,他也没觉不妥。集结结束后藏剑把他拦下来,打量着,最后笑了:“军爷混得不错嘛!”他略一拱手,道:“将军叫你。”

[03]藏剑匆忙塞给他一把匕首就离开了。正是他之前丢掉的那把,上面的修缮痕迹依稀可辨。他把匕首收进怀里,回营整理行装。后来,便是战争。将军冲锋陷敌在前,他领着一队士兵紧跟其后,看着藏剑为将军挡下刀光剑影,最后伤了自己。战争以胜利告终,军队班师回营,将军时刻不离藏剑身旁,满脸焦虑。

[04]后来听说藏剑少爷回山庄养伤了,再后来将军派他去寇岛打探消息,路过扬州,又见金袂飘扬。“这位军爷好久不见啦。”藏剑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看来少侠的伤并无大碍。”“哎,这次什么任务?掺我一起呗。”“恕在下无可奉告。”“哦?你不说我可要去问你将军去咯?”他抬头,“少侠请便。”

[05]藏剑愣了一下,转而又笑嘻嘻地跟上来:“军爷杀气很重嘛。”他只看了他一眼,继续赶路。藏剑就跟在他身后不远处,他尝试各种办法甩开他,无果。快到寇岛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等藏剑追上来,对方一脸欣喜,他只道:“前方路途艰险,少侠请回罢。”“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将军他还在营中等你。”

[06]“老是将军前将军后的你烦不烦啊!”藏剑少爷气冲冲地离去,他最后还是一个人上了寇岛。侦查任务并不难,完成后便原路返回。路过扬州时看到那人在茶馆附近与人大打出手,忙上前把人拉到身边来。本来就落于下风的对手趁机逃跑,藏剑生生看着乐子就这么跑了,内心忿闷,轮起重剑向罪魁祸首砸去。

[07]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手,他提枪去挡,兵器相接时虎口一阵剧痛,不禁皱眉。藏剑攻势猛烈,招招狠辣,把他直逼墙角。退无可退,看来受伤是免不了了。然而重剑只深深插入他前方黄土,并未伤他半分。他错愕地看着藏剑,对方怒瞪他一眼,把剑提起来扭头就走。他下意识地去拉他的手,“对不起。”

[08]藏剑背对着他沉默许久,突然转过头来冲他做了个鬼脸,趁他发愣的时候跑开了。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没影了,他低笑,真是拿他没办法。收拾一下打架打得有点狼狈的自己,进城里补充干粮准备继续上路。东西收拾到一半又有客人进店,“老板,来串糖葫芦。”他循声望去,摸摸鼻子,“世界真小啊。”

[09]藏剑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没等到身后的人跟上来,刚压下去的火倒又烧旺了:“你还走不走啊,不是说要回去找你家将军老母么。”“少侠,不得对将军无礼。”他提起自己的行李连忙跟上。藏剑少爷走很快,似乎还在生气,但手里还拿着糖葫芦,又让人觉得滑稽。他一路带笑紧跟前人,连他自己都没发觉。

-TBC

评论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