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1.

[01]大漠战场。军爷替小军娘挡下一刀,嘴角一勾,说:“丫头,听说那边来了位金光闪闪的少爷,你不去看看?”小军娘长枪刺穿敌人的胸膛,再拔出,退回到军爷身旁,嗔道:“你就知道不是你家那位?”“直接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小军娘一愣神,咬咬牙,往军爷所指的方向突围出去,劲风带来她的一句叮嘱:“回去好好哄一哄,人还是在的。”看那边厢小丫头跟她的二少会合,一个手握长枪,英姿飒爽,一个轻剑游龙,翩然千里,军爷笑得更加恣意,好一对羡煞旁人的侠侣。

[02]这一次上战场军爷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只是在出关时那人突然赶到。少爷问他:“非走不可?”军爷把人搂进怀里,手臂不自觉加重了力度。少爷把他推开,“再见。”语罢转身就走。军爷握紧了拳头,低声道:“我来找你。”少爷的身形顿了一下,也低声回应:“我不想等。”但军爷已经回到队伍里整装待发,他听不见。少爷回到山庄,收拾细软,拜别庄主和同门,就此离开。他不是柔情似水的师妹,不懂得如何等待;他更不是热血方刚的师弟,明知是送死的事他不会去做。

[03]二少与丫头在战争的第七年中的一场围剿中双双战死。在一片片的尸山中军爷仿佛看到敌人的长枪贯穿他们身体的情景,他取出丫头交给他的两绺发丝,绑了同心结,连同她的战袍他的衣冠一并放进木箱里。将军说过,战事结束后,一同返乡,不会落下任何一个战士。三年后有一天军爷也被长刀划破了胸膛,盔甲破碎,长枪折断,他不再屹立。眼泪和着血液滑下来,他还想站起来,他想回家。丫头说过那个人还会在的,他说过要回去找他的。可是,他终于要成为尸山中的一员了。

[04]苦战十年,终究迎来了惨淡的胜利,各路侠士开始参与到战士的善后工作中。万花捡到一具濒死的尸体,他认得那张流氓一样的脸,叹了口气,请示将军,把人带回了万花谷。他花一个月把人救醒,又花一年帮他调养,终于这人又开始活蹦乱跳了,并在他为自己的医术洋洋得意的时候提出离开的要求。万花看着他,问你是认真的么。军爷笑了笑,“我就怕他是认真的。”万花稍有沉默,忽然笑了,对军爷说:“你跟我来。”他把人带到万花谷深处的一间小屋前便离开了,留下一句话:“祝你好运。”

[05]屋中只一人长衣素袍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手握书卷,听到开门声才抬起头来。“没有西湖龙井,可还要进来?”军爷方才如梦初醒一般进了门,看往日的少爷为他烧水煮茶,他再一次把人抱进怀里,他说:“我来找你了。”少爷把人推开,“水开了,你自便。”语罢就坐回窗下,兀自看他的书。方才一抱多少能知道对方身上的伤,也罢,他自己的选择也就由他去了。在青岩万花谷一住便是十年,外面战火早已停息,连同曾经那颗入世的心。庄主说过,他既非这红尘的人,唯有脱尘而去。见军爷还想说什么,他只道:“喝茶吧。”

-故事2.

(被吃掉了)

评论(2)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