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打,复健练手什么都好,文风变得妈都不认识,各方面都非常的不正经,觉得又傻又白就对了,肾。

-原本的BGM是:《我只在乎你》,因为是古早的脑洞现在才填,早就忘记当初想写什么了就不拿来当标题啦。不过,感觉找到了新的起标题的方法。

*楚沐腐妹子设定有。

————————

  都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变得越来越像,突然有一天起床黄少天悲痛地高呼“队长你怎么也大小眼了该不会跟王杰希在一起了吧”,喻文州轻飘飘地答了一句“是吧”,成功让黄少天哑火一整天——保障每个队员拥有一个恬静舒适的训练环境是队长的职责。直到晚上这人才回过神来,把室友拉到床边语重心长地问:“队长……文州,你早上那事讲真的?”

  “假的,”看到黄少天松一口气的样子,喻文州笑了,接着说:“昨天熬夜,双眼皮变单眼皮了,不过跟王队在一起倒是真的。”

  剑圣大大表示自己的心脏不太好。

  “我去找大眼谈谈。”黄少天第一念头就是这个,他神情严肃正经,手头的电话已经拨出去了,旁边的喻文州还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黄少?”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看到了来电显示,带着疑惑的话音就这么从电话那头传过来,黄少天的话还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仿佛再次确认一般看向喻文州,那人只是点点头。

  “王大眼你是不是跟我们家队长好上了?”

  “是。”

  斩钉截铁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敢作敢当果然是B市纯爷们,赞。除了背景音里的键盘声,王杰希的答复简直毫无破绽。黄少天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自家队长,当然看到他中途低头去玩手机了,就算手速是联盟的吊车尾,发消息什么的还是绰绰有余。凑过去一看,得,八卦的两位主角正聊得火热呢。

  “朕晓得了你跪安吧。”说着黄少天就要挂电话,没想到王杰希突然加快语速给剑圣大大打了最后一发闪光弹:“让文州听电话。”

  单身狗也是狗,请爱护动物好吗?黄少天一脸苦逼地把手机递给喻文州,飘忽着步伐去找隔壁小卢谈人生了。

  那天的刘小别只觉得流云像是换了操作者一般异常凶猛,这是后话。

 

  “怎么想到跟黄少说了?”

  “冲动。”

  “这不是你的风格。”

  “那你觉得,你的副队问你是不是跟宿敌队长好上的时候应该怎么回答?”

  “坦白从宽。”

  喻文州沉默着,跟王杰希打电话可以很安静,偶尔会传来纸张翻页的声音,让他心底的思念无限膨胀。

  “蓝雨和微草什么时候有比赛?”

  “现在的话,得季后赛吧。”

  “这样……”喻文州下意识地咬着下唇。

  “在这之前倒是有个全明星。”

  “那到时候见。”笑意晕染开来,他想了想,说——“好想见见你。”

  发泄完好不容易回血的黄少天刚进门又被闪瞎了眼。

  “咳咳,注意形象啊喻队长。”黄少天正襟危坐等着回收自己的手机,被对方用眼神示意另一个地方,属于他的白色机体正躺在书桌台面上。蓝雨的妖刀冲他的基石做了个鬼脸,这是自两人接任正副队长以来再也没有过的事。

  喻文州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电话里的人聊着,直到对方发问:“就这么舍不得?”

  “你没发现我跟你聊电话的时候少天特别安静吗?”

  原来我只是你的免费消声器?这么一想王杰希只觉得左眼跳了跳,好像变得更大了。

  “早点睡吧。”他说。

  “好,你也是,晚安。”

  听到这话一直探头探脑等八卦的黄少天总算逮着机会了,“队长快来说说你们咋搞到一块儿去了。”

  喻文州想了想,一回生两回熟,再来是三番四次的战术讨论和……变相约会,然后就……在一起了?“有够随便的。”两个一心扑在战队和荣耀上面的人,某一天不知谁先伸出了手,自然而然地十指交缠,把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交到对方手里也不过如此。

 

  后来的交往也不见得比往常多,反而因为同队的关系喻文州看上去跟黄少天更亲密一些,有趣的是王杰希还为此吃过醋——“楚云秀说你跟黄少很配。”

  当时喻文州破天荒地拿着手机在床上笑得滚圈,他想看王杰希现在的表情,就拿起平板开视频,没想到对方拒绝了,理由是:“我现在不好看。”

  大小眼是不好看,我又不是喜欢你的大小眼——喻文州内心刷了几条弹幕,举起手咔嚓一声,给王杰希发了一张自拍。“少天说我跟你越来越像。”

  “挺好的。”

  还没来得及思考王杰希这句话里的调侃就先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除了跟王杰希在一起的时间外喻文州很少自拍,更别说发给别人了。这时只觉得脸上的温度不断升高,爆了手速掐着两分钟限时的最后一秒把消息撤回,没想到这个举动让对方直接发了一个视频邀请过来。

  喻文州迟迟不确认,唯有在这时候王杰希才会嫌弃起他的手速,在输入框里敲了一句“我想见你”,发送。好好好,喻文州也破罐子破摔,两眼闭眼一点鼠标,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那双标志性的大小眼,他忍不住笑了。

  “你又熬夜?”

  “嗯,队里事情多。”王杰希声音低沉,他看见屏幕里慢慢坐起身的喻文州,镜头晃过好几处地方,最后定格在那张温和的脸上,嘴角微微上翘。“哟,盘儿亮,条儿顺。”王杰希还想吹个口哨,但画风不对。

  喻文州没理会那听不懂的京话,“你们微草最近战绩不错啊。”

  “我不介意更好一点。”

  “王杰希同志,蓝雨队长还在你跟前呢。”

  “战书,接不接?”

  “接。”

  以至于后来王杰希和黄少天在赛场上越杀越猛,苏沐橙在楚云秀面前的得意洋洋地说相爱相杀捡糖了,楚队长怒转王喻,说:“情敌变情人,赞。”

  赞个头啊,看穿了一切的叶某人生无可恋地玩着打火机,他的烟刚被会场工作人员没收了,回头得找王大眼算账。

 

  忙起来的时候两人通常只来得及互道晚安然后就睡过去了,这种时候抓着手机就跟抓着对方的手一样,既可笑又安心。

  早已熟知对方的习惯,王杰希也难免好奇问一句“今年去哪里”之类的话,喻文州在收拾东西,消息回得慢,过了好久才发来一个城市的名称,离B市有点距离,但也不算远,不过印象中没什么好玩,一句“不如来我家”都到喉咙顶儿了,硬是被他咽回去,改口说:“注意安全,玩得开心点儿。”

  喻文州为什么要在新年的时候一个人旅行,谁知道呢。

  家里有弟妹,过年的时候都特别闹腾。小孩被打扮成大大小小的红包,凑一桌子话家长里短的,当然少不了婚姻大事,王杰希以茶代酒都谢过不少亲戚的好意了,后续队伍还是没有停过,让他很是苦恼。

  更苦恼的是当他跟喻文州说起这事情的时候,对方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跟他说:“杰希,你也是时候找个伴儿了。”

  魔术师感觉一阵无力,两个人的关系终究是特殊的,这一点他们比谁都要清楚。王杰希叹气,呼出的气成了夜色中的一缕苍白,“旅途还顺利吗?”

  “嗯,”喻文州也心领神会,“晚上出门的时候看到几个小孩在放烟花。”

  “你给人家当家长了?”

  “没,跟他们一起玩着呢。”

  孩童用充满活力的声音喊“哥哥”,喻文州笑着说“这个给你”,回头再听电话里已经没声音了,他试探着喊了一声,“杰希?”

  “我在。”

  “想什么呢?”

  “想你。”

  周围打闹的声音都慢慢远去,只剩下一个声音:“哥哥你脸好红好好看!”

  胡说八道。

  第二天喻文州被一个电话叫去火车站的时候那才叫不得了。王杰希抱着人的时候终于有种“这世界完整了”的感觉,长辈说得对,总不可能抱着荣耀过一辈子。

  喻文州把人带回自己住的旅馆,把自己的单人间换成了标间,一直到放下行李的时候耳朵还是红的,脑子里全是王杰希的话——

  我妈让我赶紧找对象。

评论(25)
热度(76)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