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接着神田生日时那个脑洞

       成为元帅的日子并没有给神田带来生活上的剧变,除了拥有更多的自由,偶尔需要听从急召连夜赶回教团。但是如果这种召唤电话从科姆依那边打来的时候,又是另一番景象了——自从这个人得知自己身上的咒文开始进入一种沉睡状态时,他就表现出无限的研究兴趣,恨不得把人整天困在教团。

       尽管如此,神田还是回来了。在科姆依那边检查完身体之后就直接回自己房间,拒绝了教团方面安排的新住处,回到了原来那个简陋的屋子里去。对面是拉比和书翁的住所,现在跟自己这房间一样,空置了有段时间。

       对于两个驱魔师的失踪教团方面总不可能无所作为,任务分派下来的时候神田毫不含糊地接过手,却至今没有收获。他试图在对面那间房里找到蛛丝马迹,结果依然是徒劳,若真要说什么时候见过拉比的话,还是做梦吧。

       教团剧变之后离开寻找亚连,帮助他出走,那时候开始神田或多或少能够理清楚自己的感情,如果说从前梦的内容或是阿尔玛或是那个女孩相关的片段,那现在就真真正正的只有那只兔子了,这些事情终究不会说出口,但并不代表他就会坐以待毙。该做的事情做好了,该还的人情还清了,他自然会去找那只神出鬼没的兔子一算旧账。

       但他从来没有设想过自己会找不到那个人。

       进屋,洗澡,然后在床上整理一直以来满世界跑收集到的资料。关于书人的传说并不罕见,罕见的是对于书人准确的描述。他们什么时候出现过,在哪里出现过,都做了些什么,即便是过时的情报,但只要掌握这些东西就不难推断出未来的走向,偏偏神田失败了。从教团逃脱出来的书人一族要么在有意无意地隐藏自己的行踪,要么就是——命丧黄泉。教团方面无疑更担心的是前者,如此一来,就跟亚连·沃克一样有叛逃的可能性,不得不防。神田呢?无论哪个都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应对起来麻烦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放下材料,拇指和食指放在鼻梁上轻轻揉按,略微放松之后正准备继续整理,门外却是有人叩叩叩地敲门了。

       “听哥哥说你回来了,过来看看。”少女墨绿色的头发渐渐长回来了,短小的双马尾有点小时候的影子。神田略微后退让少女进屋,后者将手中的咖啡轻放到桌面上,也坐了下来。“拉比……还是没有消息吗?”

       “嗯。”借着翻页的间隙,神田抬头看了李娜莉一眼,少女脸上有挡不住的低落。他突然感觉有点尴尬,但又无从化解这种让人尴尬的气氛,只好接着说道:“他不可能躲一辈子的。”

       “那……亚连呢?”

       “那家伙关我什么事?”话刚出口神田就意识到不对劲,对面的少女嘻嘻地笑得他心里发毛,又不好发作,于是又十分别扭地开始赶人:“他好得很,你快回你房间去,省得科姆依又来我这里找人。”

       李娜莉走了,神田也就松一口气。他看着伏在桌子上的哥姆雷,想到那在坊间活跃得很的小丑,又是一阵头疼。这些日子没少跟他联系,为得自然也是拉比的情报,尽管教团方面有派出监察员,但他们带回来的消息,注定不会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亚连抓住这点,自然没少挤兑神田,最后往往被神田祭起六幻追着跑遍大半个城市。

       生活依旧如此打打闹闹地过着,教团的运作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消失就此停止,战争更加不会,可是个体的欲望却没有在战争中消磨,反而愈加膨胀,最后迫使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

       转眼到了八月份,师父不知在哪里捡来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随手塞给神田,扔下一句“优君也到了独当一面的时候呢该收徒弟了”就溜得没烟,神田想拔刀,无奈这奶声奶气的孩子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正拽着他的衣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神田近乎全黑的脸,满是困惑。

       “啧。”不顾对方挣扎一把将孩子扛在肩上,冒着生命危险向李娜莉房间走去。虽说元帅职称比室长要大上些许,但神田不敢保证这疯子在别人接近自家妹妹房间时会做出什么事情。

       “呀!”李娜莉开门时也吃了一惊,随即也对神田这粗暴的方式不满起来,赶紧将孩子从束缚中解脱出来,孩子也像是会认人一样,紧紧抱住李娜莉大腿,战战兢兢地看着凶神恶煞的神田。

       “我不要这个人当师傅!我要漂亮的大姐姐!”

       李娜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蹲下身拍拍小孩的头,“姐姐带你去吃蛋糕好不好?”说着就左手牵着小孩右手拖着神田的衣领,大大方方地往食堂方向走去。

       像是早有准备似的,甫一进食堂“嘭”的一声各种礼花散落开来,虽然新人还是个不太懂事小孩子,但大家并没有因此而吝啬他们的热情。长长的桌子中央摆着一个单层的大蛋糕,期许的目光纷纷转向那个有点怯生的小孩子,结果这孩子不但没有接受盛意反而如临大敌一般又往李娜莉身后缩了缩。

       神田有点看不下去,用刀鞘往那颗小脑袋上狠狠一敲,没等小孩投来幽怨的目光,他就蛮不耐烦地说道:“去切蛋糕。基本的礼貌懂不懂?”

       卧槽最不懂礼貌的不就是你么?

       当年一进教团就给我送刀子的小屁孩到底是谁啊!

       小孩子都下此毒手你还是人么以后长不高怎么办你来负责?

       次奥别以为元帅了不起啊你还不是得吃老子做的饭!

       ——众人在心中默默吐着槽,但还是没敢说出口,一来元帅是真的了不起,二来没有亚连或拉比来转火他们区区后勤部实在招架不起这位爷,高岭之花可不是白叫的。

       切了蛋糕之后玩乐的各自玩乐,神田寻了块清净的地方独自享受他的荞麦面,结果装着一小件蛋糕的盘子却递到他跟前来了。少女笑眯眯地看着他,“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啊。”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是被人群簇拥着的小孩,笑开了花,一时间光影像是发生了重叠。

       “阿优阿优我跟你讲!老头子晚上睡觉不仅会磨牙还会磨爪子!害我整晚担惊受怕的,呐,今晚过来跟你睡吧?”

       “阿优我这次出任务的时候听说了,你们国家的人是不是会围着篝火跳奇怪的舞?你跳两下来看看嘛!作为补偿跳完我陪你睡一晚上啦。”

       “阿优撒,过几天我就生日啦,亚连都说那天不跟我抢烤肉,你难道没有一点表示么?不如让我到你房间睡一晚上如何?”

       “上次阿优生日我可是跟亚连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么个惊喜给你的啊!”

       “阿优……”

       吃完面条神田起身离开了,他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几不可察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然后又钻进自己房间里整理材料,估摸着过两天又要出发,从新的方向开始新的旅程。

       人总不可能躲一辈子的。

 

-End-2013.8.9-

 

评论
热度(7)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