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得起名字了,就这样吧_(:з」∠)_起源是微博里玩的关键字游戏ww】

1、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提问:K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J的呢?

  亚连似笑非笑的眼神在拥有这张两牌的人之间来回逡巡,最后定格在前者,神田一怒之下掀桌耍赖走人,拉比耸耸肩借口要追自家那位便提着仅剩的四角裤跑路,各自留下一张黑桃K和黑桃J,以及背后一片嘘声。

  “下一局还等着你脱裤子呐拉比赶紧回来!”

  ——啧啧啧跟亚连真是连国王游戏都玩不得。

  拉比一边摇头一边小跑跟上神田,双手环在脑后走在他身边,什么都没说。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呢?向来对时间比较敏感的书翁继承人这时候也有点茫然了,他只记得最初老头子知道自己跟阿优在一起的时候被狠狠教训了一顿,然后是长达一段时间的冷战,死皮赖脸地在神田房间蹭床位,最后被后者用六幻架着回去道歉,书翁弟子地位得保,然后老头子只眼开只眼闭,一些事情也开始交给他自己定夺。

  侧头看身边的人,脸上早就没有刚才气急败坏的表情,只剩耳垂上还有一点绯红,拉比试着去够他垂在身侧的手,结果还没得逞兔爪子就被拍了回来。

  其实神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只兔子的,不知不觉中满脑子都是他。一直在笑,跟所有人都谈得来,坐在食堂角落能听见他在人堆里高声谈论着自己从前的见闻,任务回来能看到他从门缝里钻出来的脑袋说着“阿优好久不见”,然后同时被六幻和书翁的爪子侍候回去,偶尔在连片的荷叶中看到伫立在走廊另一头的他,笑容灿烂地打着招呼,恍惚得像是从前的每一个梦。

  然后一次有惊无险的任务,拉比刚打爆一只恶魔,乌黑的血液溅了神田一身,那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阿优啊,我有没有跟你讲过,我喜欢你很久了。”

  神田一把抹掉脸上的血迹,瞥了拉比一眼:“活不耐烦了?”

  “怕没机会了我就先说呗,你看这满世界的恶魔,打不过啊。”

  “……”

  “我说阿优啊,我们这算是同甘共苦了吧回去你可不能一朝富贵就把我给抛弃了。”

  “……闭嘴。”

  最后他们拖着半条命回到教团迎接护士长的愤怒,期间还被分到不同的房间。拉比好不容易能下床蹦跶了就偷偷溜到神田的病房,压根没想到神田那惊人的恢复力早就痊愈了,结果人没找着自己先被亚连检举通报上头,于是医务室的尖叫声绕梁三日久久不散。

  神田想着事情,突然发现一直走在身边的人不见了,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看去,结果拉比在他后方笑得一脸欠揍。

  “阿优啊,我想起来了,进教团那天我肯定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啦,那时候我还想哪来的漂亮大姐姐……喂喂喂阿优别揍脸唔噗!”

  拉比可怜兮兮地捂着头,抬眼望去是神田忿忿离开的背影,跟以前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呢。

2、间接接吻

  夏日,鸣蝉,以及一大摞资料堆放在跟前的声音。拉比抬头看着那只穿着训练背心的人,擦汗的手臂拉出流畅的肌肉线条。“这些是最后了吧?”那人问道。

  “就这些了,谢谢阿优撒,喝点水?”合上手中的报纸,拉比在资料堆中探出半个身子,伸手去够书桌上的马克杯,转而递给已经坐在自己床上的人。“用我的杯子不介意吧?”

  “嗯。”神田低头喝茶,温热的口感不但没有解渴的功能反而让人更加燥热,看着满室的报刊杂志,还有不知道年代的书籍,他一直都不懂为什么拉比能够在这么杂乱的环境下生活过来,还整理资料?

  “阿优帮我拿一下枕头旁边的那个本子。”

  神田回身去找,翻出来的东西却显得很厚重,页眉处贴着一个个的小便签,他递过去给拉比,后者伸出手臂稳稳地接住了,还抬头给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有去搭理他,水杯放在垒成小山的书籍上,神田有随手拿过一本书,自己坐在床上倒是看起来了。

  这样的下午在两人的日常中并不少见,却也不多。恶魔,圣洁,无论哪个都需要驱魔师的出动,偏偏驱魔师又处于一个供不应求的状态,于是假期也就显得珍贵,而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假期重合的机会少之又少,能在教团里碰个面算是不错了。一开始碰到这种情况,拉比还会拉着神田去捣鼓这样或那样的东西,后来被书翁唠叨多了,人也就老实了,偶尔到小树林里陪神田练习,或者午饭打过招呼之后就钻回自己房间呆一下午,晚上再去找人,再后来,神田也会来帮拉比到图书馆搬一些资料,然后跟他一起窝房间里看书。亚连曾经对神田居然会跟别人在同一个地方呆着还相安无事这个发现表示过惊奇,结果那天下午被神田在食堂里就地正法,连带拉比晚上去敲门被拒之门外,于是两人可怜兮兮地向李娜莉哭诉神田的冷酷无情,被科姆依发现之后又是一通鬼哭狼嚎。

  除去任务时的惊心动魄,驱魔师的生活大多都这样风平浪静,与常人无异。

  关于某事件的整理暂且告一段落,拉比捞过水杯仰头就喝,水已经凉了,隔着书山能看到靠在床柱上抱着书睡着的神田,头微微侧着,刘海掩去部分容颜,神田的模样并没有太过惊艳的成分,比起同样出生于东方的阿妮塔更是差远了,但偏偏就是这线条分明的脸,映出主人说一不二的性格,让人禁不住的欢喜。然后,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眉头微皱,眼睛缓缓睁开,拉比发呆的模样清楚地映在眼底。

  拉比连忙低头喝水,想到阿优刚才用过自己的杯子,心中小鹿撞得更疯狂了。

  不知道这货又在胡乱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神田瞥一眼窗外的天色,把书放回原位,起身顺势踹了拉比一脚,“喂,吃饭去。”

  “是!”

3、不求新开始但求不结束

  “是这样的,拉比,你听我说,不过不要激动,我只是把事情告诉你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你答应我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其实神田他……”

  “豆芽菜你给我闭嘴!”

  铺天盖地劈来的界虫一幻连拉比都差点闪躲不及,亚连缩在拉比身后冒了个头冲那简单粗暴至极的人大吼:“反正事情你都做出来了还怕说么拉比他好歹也有知情权!”

  “要——你——管——!”神田刷刷刷地几个剑花终于把那个乱七八糟的小丑赶跑了,那只跟着他的金色格雷姆还一边飞一边转过头来朝神田做了个鬼脸。气冲冲地归剑入鞘,神田转过身来看见笑得一脸无奈的拉比,“啧”了一声就往街道的相反方向走,拉比只好跟上。

  亚连出走,拉比失踪,教团剧变。——那个人在世界上彻底消失,一直束缚在身上的枷锁骤然崩溃,按照自己的意愿帮助亚连脱离教团的追踪,然后回到那个曾经满载着自己愤怒的地方接任元帅。不久之后收到书人师徒逃出诺亚掌控的消息,教团方面对此进行了一系列审查,最终决定在元帅的监控下这两人继续担任驱魔师,于是新上任的神田元帅接手了年轻的书人继承者。

  然后他们出来做任务,遇上了路边的小丑,久别重逢的好友迫不及待地要坐下来谈谈人生,结果人生没谈成就让元帅大人一刀劈了。

  其实亚连想说什么拉比都知道,这些东西也神田跟他讲过,“那个人”的存在,包括以往的那些感情,梦中呢喃的一句句“我爱你”,一切都没有被否认,只不过最后都以朋友相称。那天晚上神田还一本正经地表示:“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阿优你这是谈过恋爱应有的反应么这时候不是应该紧紧抱住我说不要离开然后以身相许什么的……拉比心中泪流满面,手上抱紧了怀里的人,故作感慨道:“元帅大人啊,没想到你的感情史这么……”结果话没说完就被自己口中元帅大人一脚踢下床,心想真不愧是高岭之花。

  其实没有说出来的是,真想连你的过去也一并拥有。

  从前拉比就在教团的资料中发现曾经有过与神田分享喜怒哀乐的那么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如此深刻。但到底还是感谢这个人曾经陪伴他度过这么长的一段时光,然后才有了后来与自己的相遇。年轻的书人继承者相信一期一会,过去的终成历史,而现在是自己站在他身边,这就足够了。

  “阿优撒,我听亚连说你们当时闹得可轰烈了,什么一个从天而降只为紧紧拥抱你……”

  “二幻式……”

  “阿优别闹这里还是大街上别殃及池鱼——!”

  “拉比你到底干了什么又惹毛神田!还让不让人卖艺啊没钱吃饭啦今天晚饭算你的!”

 

-End-2013.08.16-

 

评论
热度(8)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