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谁令你心痴》时想到的暗恋梗,题目的意思大概就是“我就是喜欢你啊我就是不告诉你”这种感觉,最初脑补的其实是黄周所以计划有一个黄周的姐妹篇叫《桃之夭夭》,还没开始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写_(:з」∠)_。

-没错其实我是个不能一起玩耍的互攻党因为是在周大队生日+轮回主场建的文档所以这回的攻君就决定是他了!【节操呢】大概有点玩脱了搜tag的姑娘请慎入。

-Ps.战斗纯属胡诌,感谢桃子帮忙找出一个战斗bug(我相信就算艾特你也看不到干脆不艾特了。其他私设还有“小周的家庭”和“到静安寺参拜”。 

————————

    黄少天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这个后辈有多么耀眼,尽管“荣耀第一人”的呼声越来越高,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周泽楷,而已。

    但周泽楷又不仅仅是周泽楷,这件事黄少天自己清楚得很。两个人的联系在他们的名字第一次同时出现在电竞周刊之前已经开始,先是竞技场PK,然后是QQ上大段大段的交流——当然指的是从黄少天这边发过去的东西。

    起初周泽楷还会很礼貌地爆着手速尽可能逐个回复黄少天说到的事情,后来对方像是等不及这些简短的话语一样直接开了语音,周泽楷再也不需要像侦察机一样盯着屏幕上弹出的汉字,转而捕捉耳机里像机关枪一样蹦出的音节。不同于赛场上的垃圾话,前辈对后辈的心理指导,技术性的揣测,和一些充满G市生活气息的日常,黄少天孜孜不倦地说着这一切,终于在初夏的一天,他刚打完一大堆无关痛痒却又夹杂着私心的话,然后周泽楷回复了一句:“好。”

    好什么?我刚才说什么了?周泽楷你不是枪王么手速这么慢都不知道你回复的是哪句……黄少天的眼球随着消息记录的切换飞快地滚动着,终于找到了——“喂喂枪王大大刚拿了人生中第二个冠军了不起啊过两天我去S市玩不尽尽地主之谊么说起来上次你们轮回主场的全明星真热闹叶修那家伙……”

    周泽楷说:“好。”

    子弹穿破云层,打爆了聒噪的炎炎夏日。

    “带你玩。”联盟知名话痨没有接话,周泽楷以为自己话没说清楚,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黄少天有点发愣,随即飞快地敲打键盘:“说好啦嘿嘿枪王大大亲自导游多少妹子羡慕不来啊”“你说我跟你走在街上会不会特惹眼啊”“好啦你是长挺帅的不然怎么当联盟的脸面不过本少也不差对不对哎呦这么说还真有点害羞没有叶修那厚脸皮还真说不来”……

    没有继续约定时间地点,这一页就这么翻过去了。子弹像是在日球表面轻轻擦过,旋转的气流带起一阵汹涌波涛,而后永不知返地飞向外太空,夏日依旧聒噪。

    大概一个礼拜之后周泽楷晚饭过后楼下小区里遛狗的时候接到一通电话,Q版的夜雨声烦在屏幕里跳动着,旁边滚着一溜PKPKPK,跟真人倒是有几分相像。

    “嘿嘿周泽楷吃过饭没?”落日余晖丝毫不影响黄少天话语中的蓬勃朝气,他刚下飞机,在航站楼的休息区看着人来人往,背包就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而在他正前方有一对情侣依依不舍地惜别,他感觉自己快被闪瞎眼了。

    幸好枪王的声音很适时地想起:“在哪?”

    “噢我还在HQ机场……”

    “等我。”周泽楷挂断了电话,领着自家的柴犬上楼,换好衣服跟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

    “DU——DU——DU——”的忙音每隔3秒响起一次,黄少天有点惊讶,他还想问问周泽楷家住哪然后自己好在附近订酒店,毕竟两个人要一起玩的话住得近一点比较容易会合,结果枪王二话不说就要跑过来了,虽然平时也没说多少话。但重点是——周泽楷你知道我在哪个航站楼吗你行不行啊你?糟糕平时一副天然呆的样子会不会在路上搞丢的啊救命轮回那群人那么可怕要知道他们队长被我搞丢了岂不是要杀了我队长你快来救我啊!

    此时在G市自己家里与老人家相谈甚欢的喻文州打了个喷嚏,老人很关切地让他当心感冒,于是两人顺势谈起了养生的话题。

    一个小时内黄少天在航站楼附近的餐厅祭了五脏庙,早在周泽楷挂了电话之后他就把自己的位置发给了对方,这下按着充实的肚子向地铁口方向走去,顺便在兜里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结果抬头就看见周泽楷微微喘着气在前方看着自己。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枪王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黄少天觉得好笑,但毕竟人家远道而来也不好太过拉仇恨,只轻轻开个玩笑就把话题转向别的地方。

    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初上,S市逐渐展露出“魔幻之都”的面貌,川流不息的人群擦肩而过,而黄少天在周泽楷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周泽楷:“话说你想把我带到哪里?我还没订宾馆原本打算问到你家住址之后再在附近找的但没想到你居然过来了我们接下去要去哪?”

    周泽楷也跟着转过头来,盯着黄少天圆滚滚的眼珠看了一会,说:“我家?”

    “去你家干嘛先找宾馆啦不然我今晚睡哪里你该不会想让我露宿街头吧好歹我也是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啊不带这么玩的!”

    “我家。”周泽楷重复,这下子黄少天终于领悟到无口的枪王是不会说垃圾话的这个事实,但凡从他口里蹦出来的话都是出自真心的,比方锐的小眼神还真诚。

    黄少天又蔫了,他觉得枪王热情得有点不科学,一般来说应该帮忙找宾馆不是吗?怎么直接到家里去了?枪王大大你们家难道是豪宅吗还有客房不是说S市地皮贵吗?然后黄少天想起枪王的广告费比自己高一倍的事实,在心中默默比了一个中指。

    其实他只是有点不淡定而已,虽然嘴上还是维持着剑圣的一贯风格。可是他喜欢他啊,且不论性别谁能够在暗恋对象提出这种建议时还能保持镇定剑圣大大给他点一百个赞,不带含糊的。拿王杰希和喻文州举例的都滚粗两个心脏谈恋爱累死他们!

    “糟糕……”

    不用周泽楷解释黄少天已经看到了“糟糕”的状况,前方一大波僵尸——不对——一大波下班族正在涌进地铁。原本抓住地铁立杆的两人迫不得已松了手,被人群挤进去一点,想去握头顶上的扶手,结果黄少天一个没抓稳又被前面的人往里挤了挤,背包顶在周泽楷肚子上,后者皱起眉头,被转头的黄少天看见了。

    “哎呀对不起……”这么说着黄少天把包背到前面,后背刚好贴到枪王胸前,头顶上的扶手被别人占了去,他只好双手抱住自己的包,以及借助周泽楷搭在他肩上的另一只手在摇晃的车厢内维持着平衡。

    两人的身高并没有差太多,此时像沙丁鱼一样被挤在铁盒子里,周泽楷的呼吸像羽毛般拂过他的脖子,扰乱了思绪。黄少天东拉西扯地给周泽楷比较着S市和G市的地铁,然后说到之前到B市跟着王杰希坐地铁方圆一米内肯定没人。

    “不是我夸张啊哈哈哈要近距离直视王杰希左右不对称的眼睛简直臣妾做不到啊……”

    最后一个“啊”字突然变了音,列车靠站之后人群又开始涌动,这下连枪王也站不稳了,被后面的力道推搡着往前走,左右两边时不时撞到人或被人撞到,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跟周泽楷一起被挤出铁盒子,好不容易通过车门瓶颈的人们终于散了开去,新的一波又靠近了——于是两人像倒带一般重复这刚才的过程被冲回铁盒子了,红灯闪动蜂鸣声起,沙丁鱼罐头盖子盖好,运输带重新开始运作。

    罐头里的两条沙丁鱼挤在一起,其中一条又要开始没完没了的文字泡,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用力地握了一下之后很快又放开了。周泽楷在他耳边低声说:“到了。”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静安寺”三个字,大脑突然被原子弹命中,升起一个歪歪扭扭的蘑菇云,炸得他昏头转向只想回过身对那人吼:“周泽楷你造吗!我宣你很久了!”——表白这种事任谁都该有点小羞涩不是吗?

    可是他回头的时候只看到周泽楷带着浅浅的笑容站在他身后,带眼睛出门的人都看得出枪王脸上的愉悦,像极了他小时候家里挂满红包开得正盛的桃花树。

    “傻笑什么呢走走走挤死我了你说S市的地铁是不是老这样啊不行太凶残了一条老腰都要挤断了我觉得这个比叶修那散人快打还要命啊周泽楷你平时出门是不是都得这样挤啊怪不得他们都说你去轮回是为了离家近。”

    “嗯。”

    被周泽楷领着穿梭在人流当中,最后在一个看上去挺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小区里停下。进了门回了家黄少天并没有看到伯父伯母,在别人家不方便大发议论于是疑惑写了一脸,周泽楷把他带到二楼的时候停下来指了指边上开了一条缝的房门,暖黄的灯光偷跑出来,周泽楷过去开门,唤了一声“妈”。

    “泽楷回来啦?”

    “嗯,带了朋友。”

    “伯母好,我是黄少天。”黄少天在门外露了个脸。

    “饭厅里有切好的水果,冰箱还有芝士蛋糕,少天你不用客气,当自己家,有什么需要跟泽楷说就好了。”

    周泽楷再次把目光投向黄少天,黄少天拍拍肚皮竖起大拇指表示自己还撑着,看着他夸张的表情周泽楷也笑了,回头跟自己母亲打了声招呼就带着黄少天上楼,他的房间在三楼。

    简单的一张大床和衣柜、书柜还有书桌,不像自己的房间那样放着夜雨声烦的周边和海报,眼睛扫到书桌上的电脑时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进了多少枪王粉的梦中乐园,所以周泽楷这是让他跟自己睡的节奏?

    周泽楷打开房间空调之后把遥控器放在了书桌上,帮黄少天把背包放在书桌上,又拉出电脑椅给他,自己则坐在大床上,重力的挤压使平整的床铺一角陷了下去,可枪王依旧坐得端庄。

    hold住啊联盟第一沉着冷静的机会主义者……剑圣大大在心中给自己点了37根蜡烛,调整好面部表情之后抬头看枪王,说:“你这是要我晚上跟你一起睡?没想到枪王这么热情,我告诉你队长说我晚上经常说梦话睡不着不准抱怨啊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知道吧?话说浴室在哪里今天被挤了一身汗臭烘烘的赶紧洗个澡。”

    看见黄少天从自己包里掏出短袖T恤和裤衩,周泽楷停止了给他找睡衣的行动指令,然后起身,越过黄少天出了房间,穿过短短的走廊打开另一头的日光灯,进去打开热水器的开关开始调温度,做完这一切之后黄少天抱着自己的换洗衣服跟着进来了。周泽楷给他指出脏衣篓的位置和放干净衣物的架子,还有洗浴用品,然后关上门退了出去。

    看着镜子中的人影,黄少天觉得今天的自己有点失败,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泽楷,一般朋友需要做到这个地步么?他像打荣耀那样猜测对方的战术,大脑高速转动得出一个结果,却没法给自己敲章,所有的情感都这么含糊,他终于能明白为什么苏沐橙看韩剧的时候会那么纠结。

    周泽楷还在房间里查着明天的旅游路线,黄少天已经拿下了擦头发的毛巾弯下身看他屏幕上的内容,两片薄唇一开一合弹出无数多的字眼,说这个地方他早就去过了那里也是上次去的时候哪里是看长江简直是看人海,最后他转向周泽楷:“你们本地人平时都到哪里去玩啊?我们在G市基本上本地人一个活动区游客一个活动区,偶尔会有交叉的地方啦不过你想想这样分开也省得日常里也人山人海不是么?你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嗯,周泽楷?”

    ——周泽楷正盯着黄少天的锁骨出神,那里泛着刚洗完澡被热水氤氲过的微红,棱角分明,像这个人一样。

    “枪王大大想什么呢!”黄少天一掌拍下,把眩晕状态的周泽楷救了回来。

    “呃……静安寺?”

    “静安寺?我们下车那里么?没想到你还信佛啊别告诉我轮回两个冠军都是拜佛拜回来的,真有你们的啊周泽楷我想想G市……卧槽难道我们要去拜南越王墓怎么想都不吉利啊?”

    周泽楷想告诉他轮回的冠军凭的是实力而不是运气,但实在是天生语言上的缺陷导致他无法把这么简单的事情解释清楚,最后行动派的枪王把剑圣按在自己坐过的电脑椅里,转身越过大床在另一端的床头柜里拿出自己的笔电,“竞技场。”

    黄少天垃圾话的火力一下子被转移了,略湿的毛巾就这样搭在脖子上也不觉得不舒服,在旁边找到了刷卡器马上找出随身带的账号卡登陆了游戏,回头给周泽楷比了个OK的手势。

    隐身登陆,然后凭借手操优势夜雨声烦闪进了竞技场,房间开好密码设好给一枪穿云发了过去,很快随机地图的另一边出现了神枪手的身影。

    战斗一触即发。

    剑客率先三段斩抢上,一马平川的擂台对于神枪手来说实在没有太大优势,对夜雨声烦的走向略加判断之后周泽楷开始操作着一枪穿云用飞枪走位。剑光追至,不同于平时的伺机而动,今天的剑圣打得特别简单粗暴,枪王决定奉陪到底,给自己上了一个速射之后马上开乱射,子弹却集中地打向面前7个夜雨声烦中的一个。真身被识破的时间短得让黄少天本人都有点错愕,连叶修都无法轻易打破的格局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枪王的子弹打穿,是巧合还是实力?黄少天又想起那铺天盖地的“荣耀第一人”的呼声。

    就在这一失神间,枪王一跃而起给夜雨声烦来了一个踏射,子弹刷刷刷地打在脸上,黄少天的屏幕里一片血腥,但这对联盟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障碍。尽管生命下去一大截,夜雨声烦仍然在寻找机会。

    黄少天开始认真了。语音攻击跟子弹一起发出,准确命中,只是周泽楷依然没有时间去留意。他并没有指望这种近距离的输出能够带走对方大量生命,乱射结束时接上枪体术企图拉开距离,没想到夜雨声烦竟然抢出空档,落英式从天而至,一枪穿云躲避不及被强制倒地,与此同时周身360°范围内凭空泛起剑气圈,随后蓝色的剑光如冰雨一般落下,夜雨声烦凭借一招剑刃风暴竟然把生命劣势追回。

    倒地状态刚结束一枪穿云马上滑铲脱身,但屏幕里的夜雨声烦再没有追上来,周泽楷打了一个问号,对方没有反应,疑惑地抬头看其操作者,黄少天正好也看着自己,怒气冲冲地。

    “周泽楷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枪王居然从后面偷看我屏幕怪不得那么快就识破我的剑影步害我还以为自己操作退步了作弊可耻啊你知道吗什么时候变得跟叶修一样没下限了可恶看我逆风刺戳死你!”

    “我猜的……”最后两个字基本被淹没在黄少天来势汹汹的技能喊话中,“被作弊”枪王只来得及把笔电放到床头柜上,人还没脱出黄少天的攻击范围就被扑倒在床,一向英姿飒爽的剑圣大大此时很不雅地对枪王上下起手——挠痒痒,周泽楷将憋笑憋得通红的脸埋在枕头里,硬扛着来自黄少天的伤害,当然少不了残血那一瞬间的反击。

    最后两个人颠来倒去都把自己搞累了,游戏宅的体力透支过于严重,黄少天大字型趴在床上,看似十分艰难地举起右手晃了晃,“不玩了不玩了累死我了,真不愧是枪王体术耍得不错嘛。”

    “呵呵。”

    “周泽楷你还没洗澡吧快去洗洗睡明天还得去玩呢。”黄少天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从周泽楷的角度看来,规律起伏的背脊昭示着躯体的主人开始进入睡眠,他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站起来,收拾衣物去洗澡。

    等他再度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刚才还被占满的床已经空出一半,黄少天背对他躺着,被子只盖住肚子,房间里只有轻微的呼吸声,被大家调侃为“夜雨神烦”的剑圣此时安安静静的,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突然有点期待传说中的“梦话”。

    他凑到黄少天耳边念了一句“晚安”,黄少天不耐烦地把身子翻了过来,侧躺变仰躺,而“扰人清梦”的枪王也心满意足地开始他今晚的睡梦之旅。

    第二天最先醒来的却是黄少天,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放开怀里被蹂躏了一晚上的枕头,胡乱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旁边的周泽楷依旧睡得香甜。如果说这人平时还有点棱角的话,这时候算是完全软化了,广告商所要求的长刘海垂在两颊,眉毛自然舒展,双眼闭合,呼吸均匀,不同于线上果断凌厉的枪王,而是线下那个带着一点羞涩和单纯的周泽楷。

    他放轻了动作爬起来,拿着洗漱用具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刚从楼梯探出脑袋来的周母:“泽楷?起来了就下来吃早餐吧,你爸买了生煎和烧卖……哎呀是少天吗?泽楷他还没起来?这怎么行客人都醒了我去叫他。”

    “伯母早上好,不用招呼我了,昨天麻烦周泽楷来接我啦今天就让他好好睡一觉吧,我自己搞定就行,您跟伯父忙去吧。”黄少天边说着边关上房门,怕两人的谈话声吵到里面的人。

    “你这孩子真客气,这样吧你等下吃早餐好了,尝尝我们这边的烧卖,还有小笼,你爱吃哪个就尽管吃好了”

    “谢啦伯母,我等下就下去。”

    结果周泽楷起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黄少天跟自己父母在饭厅相谈甚欢的场景,黄少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逗得两位老人家呵呵直笑。看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子,周泽楷觉得这样日子也不错。

    “泽楷起来啦?快来吃早饭,少天正说着你在联盟里的事情呢。”

    尽管日常有留意关于电竞的新闻,但也就仅限于此而已,周泽楷很少跟家里谈在联盟里的事情,这是他寡言的性格所决定的,虽然周父周母想了解,却也不好太多的追问,幸亏自家儿子喜怒都形于色,他们之间才不至于太大的隔阂。

    “周帅哥快来讲讲你那群热情似火的女粉丝!”黄少天上下两排牙齿一闭咬开一只生煎,小心地吸溜着里面的汤汁,神采飞扬。

    “少天就只知道开我们家泽楷的玩笑。”周母给周泽楷盛好粥,之后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又说到:“泽楷他啊,从小看到女生就知道脸红!”

    “妈!”周泽楷突然拔高的音调让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黄少天:“好啦看在周妈妈的份上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叶修他们的周泽楷你别担心。”

    “不是……静安寺!”说着就拉起黄少天上楼拿东西。

    “诶人家少天还没吃饱呢!”

    “没事伯母小周他是害羞了等会就好我们先走了啊!”黄少天还有空在大门关闭前给周母眨眨眼表示接下来就交给他。

    话虽如此,但周泽楷的反应确确实实把他震撼到了,那只手到现在都拽得紧紧的,黄少天试探着转动自己的手腕,招来对方更加用力的禁锢。

    “我……不喜欢她们。”

    最后周泽楷带着他在人头涌动的庙门前停下,买了票进去,上香,规规矩矩的。到了添香油钱的时候,黄少天被拉着跪在蒲团上,他侧头看周泽楷挺得笔直的脊梁,依然双目闭合,但属于枪王的棱角又回来了。

    “我喜欢他。”黄少天听到周泽楷虔诚的声音,盛极一时的枪王虔诚地对佛说:“我想……他也喜欢我。”

    他突然想起昨晚在耳边回荡的一句“晚安”。

评论(26)
热度(48)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