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了!周黄《逃之夭夭》的后续,今年打算用于交换的小册子0v0

-前后时间间隔有点长,也经历了各种悲剧和修罗,心境有所变化导致两部分的画风完全不一样OTL对自己的笔力依旧充满着不满和无奈,不过我还是尽力把心中的他们展现出来了,也许不够好,但依然祝福他们。

-看完之后有不介意收留这小册子的姑娘请把你们的地址私信我><

————————

    周泽楷说:“我想……他也喜欢我。”

    这是一个愿望。他不知道黄少天的心思,他在微博上看到说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会有特别的行为方式。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垫高枕头想了又想,好像面对黄少天的时候会有更多的耐性听他把话说完,会有更多的主动,但是黄少天呢?他想他也能喜欢自己,但他什么都不知道。

    黄少天听了他的话就跟没事人一样调侃他,说枪王大大原来早就芳心暗许哪家姑娘如此有幸?周泽楷差点就能告诉他,就是你,只有你。但他的嘴巴永远快不过黄少天,对方指着下一个热闹跑过去围观。

    他第一次如此烦恼黄少天跳跃性的思维。

    而黄少天也第一次觉得话少是病得去治。

    周泽楷语焉不详又若有所指,他不是江波涛枪王的心思不敢猜,于是顾左右而言他,他需要一点时间把前因后果梳理一遍,而不像喻文州那样能够一眼看透全局,而且就算是喻文州也未必能应付得了,不是说他没有女朋友么?

    在S市走马观花地玩了两天,该去的地方都去了,想看的人也看了,黄少天干脆利落地收拾东西回家,不带走一片云彩,更别说周泽楷。

    好歹把前世百年修得的共枕眠享用一下,值了。

    很快新一个赛季又要开始,夏休里发生的事就像小学生的《暑假园地》一样,翻一翻就过去了。毒辣的阳光在倾斜之后变得柔和,夏蝉也不再喧嚣,而总部在北方城市的战队选手已经在高呼“天凉好个秋”了。但周泽楷明显察觉到变化的不仅仅是季节,比如说黄少天找他pk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偶尔在群里跟风排队,黄少天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把他单独揪出来,然后在私聊窗口里狂敲他。

    终究还是有点不一样。

    太突兀了?枪王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好像真有点贸然,那么,再加把劲就好了。

    黄少天是觉得自己应该收敛一点,顺便祝福一下周泽楷和他喜欢的那个人,虽然不知道长什么样也不管长什么样,总之周泽楷喜欢就行。说不嫉妒是假,但他总不能去打扰人家吧,就算周泽楷不介意冯主席也不答应。有几次黄少天倒是想去旁敲侧击一下,但滑鼠光标在对话框里闪烁了很久都不知道怎么开头。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聊天窗顶端“正在输入……”的字样闪了一下,对方比他更早一步爆了手速,一串省略号发了过来。

    “来得正好!前天全明星打完就想找你了,打得不过瘾啊。你快去找账号卡我去开房间pkpkpkpk!”

    “看电视?”

    “哈?被楚云秀附身了你?还是说她们俩又给你推销那什么鬼电视剧了?周泽楷我跟你说啊不带这么报社的,上次我不就无聊点开了苏沐橙发过来的地址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吗!哎呦那个哭声简直绕梁三日延绵不绝我找王杰希pk了好几遍才恢复过来!”

    黄少天按下发送键的同时对方也发过来一条网址,看上去是视频。犹豫了一下,黄少天还是点开了。

    “这么说周队长是有喜欢的人了?”

    “嗯。”

    这时候职业选手群里,楚云秀发了一张截图,显然她正在跟黄少天看一模一样的东西。截图里的周泽楷直直地看着镜头,认真得让屏幕前的每一个人都以为他在看自己,然后下面的字幕闪瞎了一众单身狗的钛合金狗眼:“表白过,在寺里边。”

    “蓝雨寺么?”叶修难得参与这种八卦的话题。

    “叶神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喻文州这句话很快就一连串的“盲生你发现了华点”所淹没,他看了看隔壁床的黄少天,显然已经进入僵直状态。

    “轰”的一声,脑子被炸成浆糊。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手指前所未有的僵硬,明明G市的冬天没那么冷。他操作着有点不受控制的手指在键盘上啪嗒两下。

    喻文州看了看群里的状况,没有剑圣招牌性的大段大段文字,于是他点开了状态栏闪动的魔术师头像,在输入框里打了四个字:“好事多磨。”然后他听见黄少天那边传来一声低沉的“靠”。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屏幕上几行字。

    “你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

    “可以吗?”

    周泽楷穿着棉睡衣坐在空调房里,温度高得他怀疑自己都要被闷出汗来,窗外寒风呼啸着前进,而聊天窗顶上的字闪了又闪,犹豫不前。

    黄少天最终决定起身去倒杯水,看到喻文州坐在床上似笑非笑的样子,突然头皮发麻,身体僵直地倒向自己床位,头埋在被窝里一边冲旁边摆摆手:“队长你就别这样看我了我受不了你快去看看那个谁找你没……好吧我说,我都说!就那谁啊,你知道的姓周那位……那啥,他就说他喜欢我……”

    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轻,到后面的“我”字几不可闻,喻文州抿了一口水,笑道:“那就在一起了呗。”

    队长害你没女朋友的那谁谁谁就是这样把你拐走的么。

    “靠!”黄少天滕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吓的喻文州握水杯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他一边喃喃着“老子到底在磨蹭什么啊直接上啊剑圣黄少天”一边把键盘敲得噼啪响:“周泽楷我跟你说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因为老子也宣你很久了你造吗!有本事表白你有本事跟我在一起啊?我问过队长了他说可以在一起所以我们就交往试试看呗。话已经说出口了不能反悔啊你不然集火你啊你知道吗!”

    “喜欢?”

    “……嗯,我喜欢你。”黄少天只知道自己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红。

    “在一起?”

    “……嗯,我们在一起。”

    于是终于解决了人生大事的剑圣大大带着无比欣喜的心情跟他的好情缘相约竞技场战了个天长地久海枯石烂……才怪,顶多打了两三盘就被喻文州催促这去睡觉了。

    “明天还有训练,少天早点睡吧。”以温良恭俭让著称的蓝雨队长如是说,作为副队长明天可不能因为睡过头耽误了训练这种事被小卢嘲笑,黄少天也只好退出了游戏。

    他钻进被窝里掏出手机飞快地给周泽楷发了一条短信:“夏休之后就没好好看过你,怪想的,有空见个面呗。”

    同样窝在被子里的周泽楷悄无声息地笑了,没有惊动旁边的江波涛,他看着手机屏幕里显示的文字,仿佛那个人就在自己身旁耳语。夏日里打出的子弹终于飞到了头,“砰”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回响,射击者由此知晓,这并非无尽的虫洞。

    “好。”就像最初的回答一样,平静无波。

    但黄少天却像是有所察觉一样,手指轻快地在手机键盘上翻飞:“晚安。”

    一夜好梦。

    第二天的头条自然是周泽楷,因为采访是独家播出所以为了噱头事先并没有走漏风声,这下各大报刊纷纷冒头,轮回的公关部迎来了新的一轮任务高峰。周泽楷没有事先打过招呼的话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但很快官方就把这个噱头利用起来,为轮回争取更多的知名度与支持率。那位被表白的人的身份甚至表白的结果都没有曝光,当然一方面是因为周泽楷不肯说,另一方面,公关部认为神秘感也非常重要,你看看人家叶秋?尽管情况不一样,但都会对周泽楷的名声造成影响,比起冷冰冰的平面广告,消息一出,显得这位新的“第一人”更有人情味一些。

    选手群里黄少天装作刚知道一样,正和其他人一起炮轰周泽楷呢,结果剑圣火力覆盖面太大,许多人纷纷转移话题,这边在聊电视剧,那边聊起B市和G市的房价,S市还被拉进来对比了一下。

    黄少天对这种情况挺满意的,就算他现在恨不得告诉全世界的人自己脱团了,现实也不允许他这么嚣张,宅基腐时代也不是说出柜就出柜的。这件事闹了两三天,牵扯出一大堆“职业选手何去何从”的问题,甚至连方明华和他老婆的八卦旧帖也被挖出来,黄少天看得哈哈大笑。他发了个地址问周泽楷真的假的,然后单纯的轮回队长把地址复制给自家队员,无比真诚地问:“真的?”

    方明华看完后一口茶喷了出来,回道:“假的。”这边开始联系江波涛问自家队长最近怎么变八卦了。

    江波涛纠结了一下,队长的发挥完全正常,那么不影响比赛的私事,他也不需要去沟通。

    赛事一如既往地进行,轮回、霸图、微草和蓝雨四支豪门依然强势,草根兴欣像一匹黑马紧追在后,时不时反咬一口,让人不得安生。冬季转会该热闹的热闹,而联盟依旧欣欣向荣。

    “很好。”黄少天完成这一天的训练,心想。旁边的卢翰文突然呼着“黄少今天的烧鹅腿是我的了”就冲了出去,黄少天心中改口大叫糟糕,赶紧退了账号卡追上去,嘴里嚷嚷:“卢翰文你小子给我站住!上次你给食堂阿姨卖萌换了我的牛肉肠我还没跟你算账!”

    “今天食堂还有烧鹅腿?”郑轩问道。

    “今天是凤爪。”喻文州笑。

    “呵呵。”徐景熙给消失在走廊上的一大一小俩话唠点了根蜡烛。

    蓝雨的队员们见怪不怪地收拾东西,三三两两组队去刷食堂副本。喻文州作为队长最后检查了一下训练室的情况,黄少天桌上的电话倒是亮了起来。

    “周泽楷”,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周队你好,找少天有事?”

    “呃……”喻文州的声音让周泽楷有点反应不过来,准备好的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好。

    听出对方的尴尬,喻文州觉得自己接这个电话还是冒昧了,接着说:“少天他先去食堂了,手机落在训练室。你不方便的话等我找到他然后让他给你回电话?”

    之前黄少天说过蓝雨队长也知道他们俩的事,可见他对喻文州的信任,那么自己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事情说白了:“我年假过去……玩。”

    喻文州心想这下这个年得过得热闹了。

    晚上回到房间里黄少天得知这消息的时候非常不可思议地望着喻文州,“约好的吧?”

    后者笑着摇摇头,他们职业选手除了夏休,就只有全明星周末和年假两周假期,眼下前者已成过去,要“串门”总不能浪费训练的时间,于是年假成为了选手们线下叙旧联络感情的小高峰,当然也有那么一些爱捣乱的在网游里做活动抢boss,揭过不提。

    “要不我西关你东山?”

    “好啊。”

    极其荒谬的决定,虽然都是闹着玩的,但对这件事两人都心照不宣,约会从来没有人越多越好的说法,更何况是天南地北的异地恋。一年之中可以见面的日子十个手指头能数得过来,还不一定是独处。

    以至于到现在为止黄少天仍然是恍如一梦中的感觉,对象远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看不见摸不着,太不真实了。万一人家头一歪眼睛一眨问一句“什么”,还真不好回答。带着这么些胡乱思绪黄少天好歹跨了年,用手机给自己守了一夜的桃花树拍了张照,彩信发给周泽楷,说:“新年快乐。”

    照片里的桃花开得正浓,上面还点缀着一个个红包,在昏黄的灯光下散着柔和的光,而角落里有人的影子。

    灼灼其华。

    周泽楷说:“新年快乐。”

    初四那天早上,来自S市航班稳步着陆,年轻的人们终于相遇。看到周泽楷额角起了一层细汗,黄少天赶紧扒他的羽绒服,嚷嚷着“G市哪有S市冷啊今年正好遇上暖春穿这么多不闷么你”,周泽楷红着脸,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真给闷的。

    中国的新年实际上是一个各回各家各自犯懒的日子,外地人都回乡了而本地商户则贴着“初八开业”的红条子,路上的行人并不多,黄少天堂而皇之地牵起枪王的手,他带着周泽楷穿梭在难得宁静的城市里,在老旧的街道里溜一圈然后指着某条巷子说:“看,那是我小时候踢皮球的地方!”

    周泽楷的目光在黄少天和巷子之间来回打转,最后看着黄少天,笑了。黄少天下意识地握拳,结果触摸到的是枪王骨节分明的手指。

    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他想。

    于是他亲了上去,又很快离开。

    “哎呦,两个后生起这么早啊?”巷子里突然出来一个老婆婆,放好椅子坐在墙根下晒太阳,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恭喜发财!”

    旧房子里多是独守的老人在住,他们的儿孙或者在前几天已经来过了,此时也都回到自己的家里,或者外出旅游。黄少天显然知道这个情况,闲着没事,就拖着周泽楷上去凑凑热闹。

    老人这边掏出红包,那边又有新的人家过来,干脆也一起给了,黄少天乐呵呵地贡献了几个段子,逗得老人家笑开了颜。周泽楷听不懂粤语,但黄少天笑得好看,于是他也跟着笑。

    突然旁边的老人拉起他的手给他活动手指,周泽楷第一反应是抽回来,细想觉得有点不礼貌,只能无助地看向黄少天。后者冲他眨眨眼,说:“这位婆婆看出来我们经常跟鼠标键盘打交道,说要教我们手操呢。”

    “你跟他讲,让他跟着我们学!”那位老太太对黄少天说,然后就自顾自地做起来,时不时停下来看两个年轻人是否跟上了。

    老年人的保健手操终究跟战队里队医专门设计的手操不一样,但比起黄少天开玩笑一样的模仿,周泽楷倒是很认真地学习起来了,良好的表现得到老人家的一致好评。

    “你呀,得多学学人家帅小伙这股认真的态度啊!”这是他们给黄少天的评价。

    挥挥手手中的红包道了谢,大吼一声“你们就知道他帅!”,黄少天转身就跑,惹来老人们哄堂大笑,而周泽楷规规矩矩地道别了才离开。

    黄少天在不远处的街口等他,听到脚步声后回头,递出原本揣在口袋里的手,说:“走吧,带你去看教堂。”

    其实教堂周泽楷看过很多,从天主教到犹太教教会S市都有,但跟黄少天在一起,他觉得他看到的东西总是新奇的。

    才进门没多久,黄少天就吹起了口哨,随着他节奏,婚礼进行曲缓缓响起。灯光聚焦到门口,披着头纱的新娘轻轻挽着新郎的手,踩着红地毯一步一步往前走。

    随后神父宣读誓词。

    他们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黄少天用右手去勾周泽楷的左手。周泽楷侧头看见黄少天的嘴型慢慢变化出一句话:“我——愿——意。”

    他默默攥紧了手。

    绘画着圣经故事的彩色玻璃窗在阳光的沐浴下愈发流光溢彩。

    “愿主祝福你们活着的每一天并且让你们得到他的快乐。”

评论(8)
热度(26)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