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评分的时候听导师谈到一些事情和一些人,大概是这种感受吧。人总是得带点感情的。

————————

    Bookman最忌讳沉迷到历史中去。

    年迈的老书翁在临终前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像最初那样,回答着“来者何人”的问题,语气平和,眼神深邃。近年来他的嫡传弟子专注于各种资料的整理,年轻时的浮夸之气慢慢褪去,本是难得的事情,年迈的书翁却止不住叹息。这个继承人按照他的部署一步步走到现在,却无法从曾经历史中出来。他放开了紧握住自己的手,最后看了徒弟一眼,轻声唤他的名字。

    “拉比。”

    “在呢。”

    “跟我走。”

    硝烟,糖果。

    教团,诺亚。

    拉比,神田优。

    让这一切都随我离去。

    让历史铭刻于你的眼。

    让书人一族回归天地。

    “……好。”

    往事随骨灰没入山林,老人不记得自己从何处来,他就让他在最后的地方安息。

    新的书人收拾好一切之后,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离开。

    不移情,不留情。

    拉比把所有的情都留在19世纪末的那场战争中,在新的世纪里,年轻的书人重新踏上他的旅程。

    历史中错综复杂的势力和关系网,让记录者十分苦恼。前因后果,中途突变,当局者迷。所有的事情结束以后,旁观者方能抽丝剥茧,发现一切有如命途,上帝之手写下的文字,书人将之原原本本地呈现于后人。

    当日月更替,年轻的书人变得年迈,早熟的小徒弟被他支出去跑腿。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抽屉里的小本子抽出来,从头到尾翻看一遍,像是阅读情人的书信。末了,深吸一口气,将其投入熊熊燃烧的炉火当中。

    “神田优”三个字逐渐化为灰烬。

    书桌上的另一本厚重的笔记里也有记载,不过寥寥数笔。

    他用一生来记录历史,也用一生来记录那个人。

    末了,他带着他的记忆离开。

    黑色长发的弟子一脸不满地拍落肩上的雪花,正要抱怨几句,看到那不靠谱的花瓶师父靠坐在太师椅上,火光映红了他毫无血色的脸。

    得,这回终于省得他动手砍砍砍砍死他了。

评论(14)
热度(9)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