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乐乐昨天生日快乐!

-首先,关于第十赛季后兴欣发展的一些乱七八糟不科学的YY

-最初卖安利时的设想,作为叶修的两个儿子后辈,邱非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并不,他带领着嘉世重返联盟的过程一直是我期望看见的,可是虫爹不写。他宁愿写14岁的黄少都不写19岁的邱非果然是因为写黄少比较好凑字数吧!而小乔的成长虫爹已经写过了,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选手,然后我又忍不住去给他设障碍,我想看更加独当一面的小乔。可是我撸不动了,光是比赛相关我已经绞尽脑汁,智商捉急OTL

-CP感不太强。

-其实说这么多废话我只是想说我想看辣么棒的小队长一边谈正事一边谈恋爱啊!同城异队恋要酱酱酿酿不是很方便吗!

————————

    兴欣主场,萧山场馆,新赛季常规赛收官之战正式结束。双方队员分别从比赛席走出,列队,握手。

    “打得很好。”

    无论输赢,两队选手都表现出极大的从容,只不过兴欣方面有更多的笑容。自从队里的前辈陆续退役之后,作为一支真正的草根队,他们再一次敲开了季后赛的大门。当然,他们这次的对手新嘉世,更早一步锁定了季后赛的席位,这也是他们得以保持风度的原因之一。

    无论是手里拿着“门票”,亦或是近五年来自身实力的增长,他们无不充满信心。

    方锐,唐柔……邱非的目光逐一扫过这些人,记住这些将会再见的面孔,最后定格在队伍开头那人身上,乔一帆。

    “你很强。”嘉世队长在心中默默说道,连嘴角都泛起微微的笑意。

    随后两队分别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离场,先后接受记者提问。作为联盟又一对“宿敌”,似乎连记者们都是针锋相对的,他们都乐意抓住这个噱头,并致力于发掘其中的火药点。

    “刚得到的比分结果显示,嘉世和兴欣以2分之差列席第七和第八位,对于方才一役兴欣紧追6分后来追上,邱队是如何看的?”单看排位两队倒有些许难兄难弟的感觉,而有人早就看好季后赛这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决。

    “我期待与兴欣战队的再会。”邱非的声音就像五年前那句“我们回来了”一样沉稳,经常会让人忽略这其实也是个20出头的孩子。他端坐在放有“队长”名牌的桌子后方,丝毫没有他那师父的邋遢样。有人说他会将一叶之秋的斗神之名延续,但他也不止一次在媒体面前表示,他只是邱非,他有自己的角色,叫“战斗格式”。

    当时叶修正趁陈果外出,叼着烟靠在窗边,听到这新闻差点没被呛着。他想起自己无数次路过训练营的时候看到这孩子认真练习的场景,他会忍不住上去跟他打一把,然后是漫长的教导。有时候他甚至觉得,邱非看着战斗格式的眼神就像自己看一叶之秋那样专注。

    有前途啊。

    现在他看着另一个同样有前途的后辈,尽管接任一队之长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却依然谦逊,时不时就对人说“前辈喝水”。拿下季后赛的席位之后老板娘请客,带着一堆人出门吃饭,魏琛大赞老板娘英明,拿着一瓶果粒橙当香槟使劲地摇,乔一帆只好先一步把大家的杯子斟满。

    在他看来,前辈退役,他也有了后辈,但兴欣依然没变。他觉得前辈能留在队里真好,同时在不断地努力,让自己变强,让自己真正成为这支队伍的主心骨——辅助类角色成为队伍的核心这样的例子早就有过,只是队长并不是一个能随心所欲的职位,他甚至感到了比往日更大的压力。

    所幸大家都还在。

    谈笑间听到电话铃声,他向众人打了个招呼便一边接起电话一边走出去。在门关上的刹那有人说了一声:“听到吗,他刚才说‘邱队’了。”

    两个小年轻关系好的事在圈内也不是秘密,所谓宿敌不过是媒体的造势,如果他们知道这两位小队长其实会一起打打电话走走竞技场,嘉世那位时不时还来串门,估计不少粉丝都得哭瞎。

    “老魏,你耳朵真坏了啊?人家明明喊的是‘邱非’。”方锐率先跟魏琛抬杠,语气之间的狎昵连唐柔也忍不住扶额。

    这种时候叶修总免不了被拉出来轰一炮。“老叶你怎么看?”

    “沐橙我有点醉了,等下记得扶我回去。”刚说罢便朝桌子上直直倒下去装死,众人一怒,纷纷卷袖子对苏沐橙表示放着我来,他们要让这老前辈体会到什么叫做对待同志要如春天般温暖。

    这厢正闹着,乔一帆已经打完电话回来了,叶修原地满血复活,仿佛来的是安文逸的小手冰凉。乔一帆冲大家一笑,规规矩矩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察觉到饭桌异常地安静,忍不住问:“怎么了?”

    “咳咳咳……”瞬间场面就像是整个战队都得了肺痨一样,咳嗽声此起彼伏。作为大老板的陈果再也忍不住了,干脆说道:“刚才那是邱非?”

    “是的。”尽管数年的历练让乔一帆在成为众人焦点的时候不会再轻易脸红举止也淡定多了,但这下没有外人,老毛病又犯,而且诱因不太寻常——当然这是苏沐橙浸淫韩剧多年的经验。

    “他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到竞技场切磋一下。”

    看,连忙解释了吧。苏沐橙心领神会地剥起饭店送的橘子。

    “哟,他咋不来找我呢。”叶修一口叼住苏沐橙递过来的那瓣橘子,魏琛和方锐在一旁啧啧有声,暗叹眼前真不愧是联盟第一不要脸——你以为你现在多大了连孙翔都能打爆你好吗,至于事实真假暂且不论。

    “哦……他说过两天会抽空过来。”说话间乔一帆已经快把脸埋在茶杯里了。

    结果过两天邱非真的来了。叶修一看来人,毫不客气地接过他手中的礼品袋,在里面翻了翻,没找到香烟,倒是有一罐木糖醇。从前他都不在这孩子面前吸烟,现在倒被管制起来了。心灰意冷地瞥邱非一眼,把人带到乔一帆房间门口就晃悠悠地走开。

    邱非趁他转身的时候去掏口袋里的烟盒,还没够到目标,一只手就飞快地夹住他的腕骨,嘴上立刻开了嘲讽:“手速不行啊。”

    “吸烟对身体不好。”

    于是乔一帆开门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个诡异的场面。他朝叶修身后一喊:“陈姐!”吓得叶修连忙收回了手,邱非也没有浪费这完美助攻,爆了手速终于把前辈的烟盒没收。

    叶修看着空无一人的背后,用更加心灰意冷的目光瞥乔一帆,总算是走了,剩下两个年轻人相视一笑。

    儿大不中留啊,摸着空溜溜的口袋,他愤怒地决定要向老板娘反映一下退休老职工的福利问题。

    乔一帆把人引进房间,又出客厅倒了杯水。下午的训练已经结束,训练室虽然空着,但为了避嫌他一直没把邱非带到那边去。兴欣出了名的蜗居,他在征得安文逸的同意后才开始把人带到房间里来。正好今天安文逸说要在训练室留一会,似乎是在治疗手法方面有新的发现。

    邱非看到乔一帆的私人笔记本屏幕上正是他们之前那场团队赛的场景。

    “这里,你就开始排阵了。”接过水杯,他直入主题——也就是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利用空余时间一起复盘,或探讨带队的问题,两人从这样的方式开始慢慢熟络。邱非记得嘉世重返联盟的开头几年环境特别的艰辛,少年人在失败面前痛哭流涕,却不甘心。他拿出对荣耀的执着来带领队伍,给队员制定训练计划,他见缝插针地向前辈请教,不断调整。后来前辈直接给他指了一个人,“年轻人自己玩去。”然后他看到了兴欣的未来。

    乔一帆拉了安文逸的椅子在他旁边坐下来,说:“柔姐掩护得很好。”

    邱非想起赛场上瞬间吞没自己的鬼神之力,遮天蔽日汹涌而来。这一部分显然是赛点之一,否则嘉世不会让兴欣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当然,唐柔的冲劲在五年内有增无减,她遇挫越强的性格的确给很多选手造成不小的困扰,但也非己方队员招架不住。他转头看身边这谦和的人,忍不住去设想他当时所看到的赛场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都在他的视野之内?

    他就像高飞的雄鹰俯视着他的猎物。

    邱非有点出神,乔一帆身后不远处是钉在墙上的排状挂钩,上面挂有兴欣橙白的队服外套——与嘉世的何其相似。

    因为周遭的环境邱非早就显露出与这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虽然在老家伙面前仍然不够看,但却在同辈之间异常突出。在往昔的交流中乔一帆曾经流露出严重的不安,那时候他把自己看到过的一句诗词告诉了他,两个少年就这样在岁月的洗礼中以亦敌亦友的关系互相搀扶,一同成长。

    你若是鹰,我便为鹫。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评论(15)
热度(57)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