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没有黄少我就只剩下这么几粒字了),隐瓶邪。

-手生得很,太久没复习原作了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OOC完全凭以前残留的感觉走,心不够脏,以及时刻都在克制自己刷逗比值,不过中二得很爽^q^(喂

————————

    黑瞎子进门的时候解九爷还在太师椅上用手机打游戏,见人来了也只是稍稍抬了眼,手指功夫压根没停过。

    “哐当”一声,一把珠玉金钗落在旁边的小圆木桌上,当家的这才发话:“不错。”

    “怎么就一句不错?”黑瞎子凑过去,佯装看他游戏进度的样子,却是在给吴邪发短信。“小三爷近几年还真不错。”

    “如人饮水罢了。”解语花收起手机,转而打量黑瞎子带回来的东西,不像是下面盘子交上来的货,想起年尾各区清盘核算,他看向一旁落座的人。“给我的?”

    “嗯,新年快乐。”黑瞎子给自己斟一杯茶。这茶水估计是时常有人来换,温热温热的,让这个冬日的下午分外祥和。

    解语花不置可否。

    吴邪的短信早就到了,一句“新年快乐”,大家都懂的。这发小近年来的变化解语花和黑瞎子都看在眼里,偶尔还要叹一声“吴小三爷果非鼠辈”,圈内的老人都有点跟不上他的成长速度。当中自然少不了解家的暗中帮助,而解小九爷只道:“有来有往。”

    礼尚往来这么多个年头,他们交换了一句“新年快乐”。

    解语花端着茶杯细细品尝,茶叶是吴邪早些天送来的,说是开春要忙,提前拜个早年。当时黑瞎子也在,顺手回了一点薄礼让他带回去,没想到小三爷居然带点促狭地笑了笑:“终于入赘了?”

    当时黑瞎子只恨自己的好战友还远在长白山。

    后来当家的给他讲了一个缅甸的传说,村子每年都会派勇者去讨伐恶龙,可惜都有去无回。新的一年勇者重新上路,有人偷偷跟在后面想一探究竟。他看见勇者三两下将巨大的恶龙打倒,勇者收起宝剑在恶龙的黄金堆上坐了下来,一点一点变成了恶龙。

    “你担心小三爷?”黑瞎子说。

    “他用不着我担心。”解语花重新翻开手机删除各类贺年短信,继续道:“他要做的别人从来都拦不住,他自己选择的,他就要自己坐安稳了。”

    跟吴邪不一样,他一开始就出生在恶龙窝,应对着各种前来挑战的勇者,包括最开始的黑瞎子。这个人难得没有瞩目于满屋黄金,而是先看到了黑龙,然后他收起宝剑,坐在了黑龙旁边,把来者一一斩于剑下。

    事实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十分的忠诚,或者是情爱缠绵,或者是相互利用。大家都是成年人,早不说什么生死相随了。不过皇城根下的人总该知道,花儿爷的戏,黑爷不会缺席,如果没看见,那便是有人要遭殃了,自求多福吧。

    解语花从兜里摸出一枚铜钱,手指一弹扔向对面刚被揭了盖的茶杯,溅起的水花洒落在旁,铜钱很快沉在杯底。

    “新春快乐,大吉大利。”

评论(2)
热度(7)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