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之前关于专业的脑洞,自己专业没学好写起来果然各种不上手,开头差点变成论文,改了一下,总算走上了恋爱路线(不。其实还在刷好感度,老王加了个油,泡到喻队就让你环游世界。

-BGM:《同舟之情》,标题断章取义于歌词。

-今天吃了四分之一个蛋糕!喻队生日快乐!

————————

    喻文州刚到B市读本科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个很有趣的人,大小眼,满口胡言,仔细一打听竟然还是历史系的。他修读的是心理学,但并不代表对历史一窍不通,看过一些专著,都知道眼前这人可以称得上“离经叛道”。

    听他讲着清末的中西外交,仿佛眼前的大街小巷都开始褪去现代的色彩,回到从前那个墙里歌舞升平墙外销烟满城的年代,路上的行人换了衣装,传教士在长袍马褂中显得格格不入,偶有骏马奔腾而过,或是前方战事告急,这一切都被记录在两人脚下的这片土地里。

    倒也新鲜。

    直到大三回家过春节的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老人口中常说的“缘分”二字。

    他喜欢在自家的老城区里逛,特别是临近春节的时候,这些地方仍然保留着祖上的传统,老人手把手将这些经由时间沉淀的礼节教授给新人,承前启后,已然成为他们人生暮年非常重要的工作。

    黄少天,他的高中同学,偶尔也会跟他一起来,但这天一大早就哭丧着脸给他打电话,说他家老佛爷谕旨已下,得出门帮忙提年货。

    于是喻文州一个人站在骑楼下,看那大红灯笼高高挂。

    “不好意思,请问……”

    在B市读了三年书,当地的口音他多少有些熟悉,抬头看去,一双大小眼正疑惑地看着自己,“是你?”

    对方的表情更加迷茫,显然他并不认得自己。喻文州不禁笑了,毕竟他没有如此让人过目不忘的相貌特征,当时也光顾着听他讲故事,自己倒没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表现。他伸出手,说:“喻文州。”

    大小眼愣了一会,知道对方在自我介绍,也伸手与他相握,“我叫王杰希。请问……”

    “我们以前在B市见过,坐下来聊会?”指了指不远处的饮冰室,喻文州依然面带微笑。

    王杰希犹豫,他本来是看这年轻人像是本地人,又不像其他行人那般行迹匆匆,就想让他帮忙做个翻译,采访一下这一带的居民,他的课题或许需要这方面的资料。但这下对方说出口的话也太出人意料了,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跟上去先看看情况再说。

    喻文州领着他落座,拿着菜单给他解释一些不太书面的名字,然后自己先点了一份西多士和香芋西米露,王杰希加了一杯柠乐,把菜单还给服务员。

    “你说我们见过?”

    “两年前,去逛胡同的时候,你还给我讲了很多故事呢。”

    “哦……”王杰希也记得那么一次,当时他的一门选修课刚好讲到相关的内容,他就近在B市逛了逛,还真遇到过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学生,仔细一想当时两人的关系恰好跟目前的情境相反。“你是G市本地人?”

    “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喻文州用刀叉把西多士切成小块,顺便递给对方一把叉子。

    “谢谢,”王杰希接过叉子也没有急着吃,倒是喻文州自己先戳了一块放进嘴巴里,“没想到会这么巧,这次我来G市是想了解一些情况,我的课题可能会用到。”

    服务员过来把柠乐和香芋西米露相继放在桌上。

    “我来给你当导游?”

    “嗯,有劳了。”

    “别客气。”喻文州轻轻把西多士的盘子往对面推了推,示意王杰希也尝尝。“算是你之前带路的回礼了。”

    王杰希不好推托,便学着喻文州的样子戳了一块进口,他在B市长大,作为北方人的口味典型得不能更典型,对于甜的食物虽不厌恶但也并不十分喜好,而此时眼前这盘炸面包一样的东西实在有点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上面还铺着一层浓浓的炼乳。他喝了口可乐想要冲淡口腔里的甜味。

    “不喜欢?”喻文州看他微微皱着眉,也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自己第一次到B市的时候,那边的同学也很热情地请他喝了一碗豆汁。“抱歉……”

    “没关系,只是有点不习惯。”

    “哦……”

    本想说慢慢习惯就好,但眼下年关将近,喻文州又问了对方打算呆多久,没想到也就三两天的事情。看柠乐的杯子也快见底了,跟王杰希打了声招呼,“那我们抓紧时间吧。”然后招来服务员结账。

    其实路线王杰希倒是自己查好了,一路上喻文州给他翻译,走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就多介绍一些,偶尔也有让王杰希意外的地方,这时候喻文州却有点紧张起来了,生怕自己讲错了什么误导人家,耽误了课题。事后想想,大概是外行遇上内行的心情吧。不过王杰希倒没有嫌弃,手中的笔和本子没有放开过,写写记记,提几个问题,两人讨论,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晚饭之前喻文州特意询问对方的意见,这可轮到王杰希为难了。在吃方面他不是行家,就图个果腹,虽然半天相处下来也知道喻文州大概是个随性的人,但也总有些见外。他在脑海里极力搜索着G市的特色食物,结合道听途说来的经验,挑了一个比较和自己胃口的,“煲仔饭?”

    喻文州很愉快地答应了,“这时候吃煲仔饭够暖和。”他说。

    王杰希看他双手叠在一起搓了搓,又放在嘴边呼气,骨节突出的地方有点发紫,看上去挺冷的。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对方楞了一下,带着疑惑把手放在对方手心。收拢五指,双手交握,王杰希想了下,说:“是挺冷的。”

    喻文州还有点状况外,对方已经收回了手,正在解自己的格子围巾。

    “其实我也习惯了这种天气……”看着那人递过来的东西,喻文州有点无奈,手指触上围巾时能感觉到丝丝的暖意,他笑了笑,动作迅速地在对方空溜溜的脖子上打了个结,“不是说北方的狼都在南方冻成狗么。”末了还细心地理了理。

    冰凉的手指偶尔触碰到肌肤带来不一样的刺激,王杰希却始终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笑容温润。他想起雪后初霁的天空,阳光暖暖地洒下来,大地万物复苏,春来江水绿如蓝。

    挺有意思的。

    “走吧,附近街口有家煲仔饭挺不错的,去尝尝?”喻文州双手已经插回大衣的口袋里,没有再给王杰希任何机会,包括语言上的。

    王杰希微笑致意,“客随主便。”

……TBC。

评论
热度(19)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