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应节小段子,参考百度“元宵节”词条。

-给桃子和小咩咩,英俊妹和呆花,以及远在双梦的徒孙孙。

-打完突然有点想看游戏里的花灯了。元宵节快乐,以及情人节快乐。

-古风的遣词依然虐cry_(:з」∠)_

————————

-双咩。天官赐福

    上元将近,华山雪顶的纯阳观也渐渐燃起人间烟火。上元天官正月十五生,点灯以祈福。

    听见太虚呼唤自己的时候紫霞正高举双手将灯笼挂上竹架,绳索在灵活的手指间穿梭,打好结,扎紧。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轻,本该在那里的人像是突然消失一样,不见了踪影,随后一道凛冽剑气从天而降,紫霞挑起脚边竹枝应招,凝神屏息,后发制人。

    一招之内未能得手,太虚也就收了剑势,虽然他是想来找紫霞试试新的剑招,但也不愿意破坏了眼前的盛景。

    在这华山之巅,鲜有融雪的时候,就连纯阳弟子的道袍也与这蓝天白雪一色,别说外人,连太虚也觉得这地方冷冰冰的。现在可好,观中挂上了花灯,点点星火沿着山路一直通往山下人家,取天官福泽人间之意。

    太虚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紫霞移步论剑台。

    “点灯仪式马上开始了。”紫霞说的正是由掌门主持的点天灯。

    太虚自然对这些繁文缛节不甚重视,但紫霞却在意得很。在掌门点灯之后便是弟子们的时间,他们每人掌有一盏灯,或书心中所愿,或给山下的亲人保平安。

    紫霞灯上的内容自入门派以来就从未变更,用规整的楷体写着“家国永安”四个大字,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太虚,又书:“太虚长生。”

    后来敌寇包围了华山,太虚随紫虚子祁进下山,数年来救助乱世中沉浮的百姓。每逢正月十五,他便要向农家买一盏灯,上书一字:“安。”

————————

-藏花。火树银花

    问水并非第一次带离经逛扬州的灯市。

    这回他特意请了一艘画舫,船头架一张古琴,在庄里用过晚膳后便带人游西湖。远远望去,扬州城内花灯渐开,湖面晚风徐徐,吹动的不晓得是行舟亦或是那点缀的星光。

    “喜欢吗?”问水撩起下摆靠着离经的背坐下,面前的小桌上放着几叠小菜,但他看中的却是佳酿一壶。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索开。”多年隐居在谷中,离经对世俗的盛况也略知一二,与山谷中的梅妻鹤子相比,是另一番热闹。问水常说,万花谷灵气是有了,但缺人气,清心静气是好,但在这人间醉一场又何妨。

    离经的琴声在夜空下回响,咏这盛世也好,唱那纨绔也罢,不经意间也都染上了尘世的味道。

    他扭头问醉了没有,结果身后一阵意料摩擦的声音,问水微微撑起上身,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吻住那双薄唇。

    船家靠了岸,离经收了琴,问水在岸上等他。

    视野所及,尽是宝马雕车,孩童舞着火龙穿街走巷,文人间尽展诗才,盛装的姑娘家笑语盈盈,灯火如昼,好一派热闹场景。

    宽大的袍袖下十指相握,此间不求风雅,惟愿盛世长安。

————————

-佛策。花灯寄寓

    年末的时候庙里点起了一盏光明灯,可是点灯的人不知道去往何处。

    军营内轮换下来的士兵正烤着火,突然外面一声厉喝:“和尚!军营重地,不得乱闯!”

    “我来寻人。”

    和尚的声音很明显触动了火堆旁的一人,他跟弟兄们笑了笑,起身向外走去。冷风冲击着铠甲,心下却有一股热流淌过。

    “人来了。”和尚眉眼低垂,退开了半步。

    天策跟站岗的士兵示意,自己跟着和尚进了不远处的树林。

    “怎么破戒跑出来?不陪佛祖啊?”

    “戒了。”

    “哈哈,怎么以前不戒现在倒来戒?现在人见到了就快回去吧,等下我还得接兄弟的岗……”

    和尚安静地看他垂在一旁的手,那上面有常年握枪磨出的硬茧,那上面曾经沾染过敌人或同伴的血,那上面掌握着整个国家的命运,所有天策将士为拥有这样一双手而感到自豪。他从怀里磨出一盏小小的莲花灯,放到这双手上,道:“元宵节近了。”

    “嗯。”

    “这次下山我带了一小队武僧,明日便与你们将军见面。”

    后话自不必再说。

    寺中的光明灯在小和尚的照料下长明不灭,藉以佛的法力求得一年中平安顺利。

    上祈天意,下护苍生。

评论(12)
热度(8)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