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12点之前发出来了!!! @九降風 生日快乐!每次自我嫌弃的时候看到姑娘的评论都会瞬间信心大增,趁这机会来一个短打表个白莫要嫌弃/////。。。希望三次元的一切都顺顺利利,生活跟周黄二人一样充满朝气><!

-乱七八糟不太严谨的设定,大概是2X世纪书香门第周泽楷×20世纪初西关大少黄少天的人鬼情未了,他们之间差了这————————么多个世纪,年下攻,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初遇的年龄设定……就18吧(喂。

-用两只手夹着书页感受体温这种蠢事只有我会干了吧OTL

————————

    周泽楷与黄少天的相遇就像古早以前的一部动画片里演的那样俗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受家中老人的嘱托,他需要把书库里的旧书拿出来晒晒太阳,免得受潮。于是在他轻轻拍打一部题名为《夜雨声声烦》的侠客小说上的灰尘时,宁静的午后被彻底打破——“臭小子你给我住手听到没!骨架子都要被你抖散了住手住手住手!有本少在还哪有虫子敢靠近你快放开放开放开!”

    那部动画片叫《棋魂》,黄少天是个“书魂”。

    不善言辞的少年闻声抬头,一双皮鞋西裤包裹着的脚自书架顶端垂下,目光继续向上,声音的主人怒目圆瞪,一手叉腰,一手直指前方,那白皙的手指正对着周泽楷,两片薄唇还在开开合合,显然这位“少爷”的心情不太好。

    周泽楷“啪”的一声拍在封面上。

    整个空间在动作结束的瞬间变得寂静,周泽楷站在书架的中段,安静地抬头看坐在书架上的青年。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扇斜斜照了进来,编织成丝丝金色琴弦,扬起的尘埃在弦上无声地飞舞,一部分带着玩闹的心思攀上周泽楷的脚背,而黄少天则全身隐匿在黑暗当中。

    书架上的少年用一个跳跃打乱了所有的节奏。

    黄少天的身体很轻,落地的时候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只是周泽楷向来眼力好,见那人动了他也连忙后退,背部直直撞上身后的书架,古老的木架发出悠长的“吱呀”声,然后空中的气流渐归平静,连黄少天夺书的动作也未能破坏这种状态。

    “滚。”少年人最后瞪了周泽楷一眼,转身便往黑暗深处走去。周泽楷伸手去抓他手臂,却捞了个空,眼看着少年穿越重重书架最后消失在视野里。

    周泽楷陷入了苦恼之中。

    晚饭的时候他向家中老人询问了这本书的事情,把影印版的文档拷回自己的电脑里,打开一看,不由皱了眉。在这简体字通行的年代里繁体字的阅读显得有点费劲,更何况作者的笔迹带了点草书般的龙飞凤舞,耐心如周泽楷在看了几页之后也不得不停下来,揉了揉睛明穴,待眼睛舒缓了些才继续看下去。

    与其说这是一部小说,更像是作者个人的笔记,虽有章节,内容上却不完全连贯,有时候是一章一个短小的故事,有时候是洋洋洒洒的一个小长篇,但主人公始终只有一个“我”。

    “我”少年意气风发,仗剑走天涯,“我”以武会友,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我”在那个江湖里快意恩仇,一生潇洒……

    翻过最后一页电子书,周泽楷的思绪回到最初看到的那个名字上面:黄少天。

    于是第二天他回到那个书库,重新站在那个书架面前,看着那天少年离去的方向,喊出心中的那个名字:“黄少天。”

    沉稳的声音在书架间回荡,在空气中渐渐消磨最后消失不见,于是周泽楷又重复一遍:“黄少天。”

    “黄少天。”一遍。

    “黄少天。”又一遍。

    “黄少……”

    “吵死了!”

    周泽楷头上吃痛,西装革履的少年身影渐渐在眼前浮现,手中所拿凶器正是昨天夺走的书。

    忽略掉人生第一次被说“吵”这件事,周泽楷带着点兴奋的眼神死死盯住黄少天,背光的原因使他墨黑眼珠底下的光亮越发突出,眼睛的主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连黄少天都按捺住喋喋不休的冲动与之对视,摆出一副“本少就勉为其难听听你的要求吧”的姿态。

    然而周泽楷却移开了目光。

    这还真不是他的错。他虽然为人温和,但自小生性内敛,不会说话,更害怕被置于焦点的位置,活了这么多年,只要能安静看看书就足够了。难得第一次主动与他人沟通,且不说对象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人”,这“人”居然还嫌他吵,要让父母知道铁定每天去击鼓鸣冤。

    于是黄少天怒了:“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哑巴了么?刚才喊那么多声喊哑了?不像啊我书读得少你别驴我……昨天书的事就算了你今天还来打扰别人睡午觉你说你这人真是……”

    一长串的话被黄少天说出来还不带停顿的,可是这连珠炮似乎影响不了周泽楷的节奏,他对黄少天说:“故事很精彩!”

    刚才还口若悬河的黄少天一下子愣住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轰了一炮:“想看更多。”

    ——敢情刚才的沉默是在蓄力。

    黄少天的脑回路总算连通了,他清了下嗓子,想模仿旧时夫子的模样,觉着不适合自己,又端出那副西关大少的架子,说道:“小子被本少的文笔征服了吧,想当年倾慕本少的姑娘从西关排到东山,更别提……”

    “周泽楷。”黄少天说话再一次被打断,周泽楷看着他说:“我叫周泽楷。”不是什么“小子”“臭小子”。

    “哦、哦,周泽楷……哈哈,没想到你还挺识货的嘛,来来想听哪段我给你讲!不怕跟你说当年我是有些地方没写详细,后来想补都补不了了,你就说你哪里不清楚我都说给你听。”这样说着黄少天干脆靠着书架坐到地上,丝毫不介意那身漂亮的小西装染上灰尘,还十分好心地拍了拍旁边的地板,示意周泽楷也坐下,把书扔给对方让他自己选。

    光线的匮乏使周泽楷皱起眉头,黄少天看见了,便把书往阳光底下的地方推了推,又马上抽回了手,仿佛那暖暖春日是噬人的烈焰一般。注意到周泽楷疑惑的目光,他只好解释道:“那啥,我不是死了么,见不了太阳。”

    有那么一瞬间周泽楷觉得本来还在发光的黄少天一下子暗淡下来了,像是回忆起不愉快的往事。事实上,黄少天只是怀念从前在家里闲时看看书晒晒太阳的日子而已。现在书是有了,但他的世界总是缺了那么一点温度,尤其是昨天看着周家独苗细心地把书摊在太阳底下,心中那根刺越长越大,然后被他拿来刺向眼前这人。

    然而,黄少天很快就恢复过来了,他凑到周泽楷旁边问他找好没,语气之间不乏得意之情。周泽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书,掀起薄薄的一页书,放到黄少天掌心,然后隔着书页覆上自己的手,笑了笑,说:“抓到了。”

    淡淡的暖意隔着书页传来,黄少天忽然回到了那些写作的日子里,午后的阳光浸染着他的稿纸,文字像是获得生机一样在笔下飞舞,他把脑海中的传奇故事一一赘述,传之后世。

    即便死亡也无法隔断的心意。

    数百年来他能触碰的只有这本书,然后周泽楷发现了,用一点点体温就把他抓住了。

    多么容易。

评论(8)
热度(25)

R试室。

【论文修罗期也要沉迷野球】
实验室©坑与脑洞©互攻©苏。

※吃:(但不仅限于)
拉神丨黑花丨青黄丨策藏丨
叶蓝丨周黄丨王喻丨邱乔丨
*以上全部可逆。

※不吃:(目前为止)
纯喻黄×周叶×周翔×江波涛×
未成年H相关×

【跪求评论!批评也没关系!】

© R试室。 / Powered by LOFTER